目前日期文章:2016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我前天(8/3)做的夢哈哈
所以是架空的,不過真真實實都是我夢到的!
架空點:五月天成員全為我校(看你們能不能猜出來哪校w)高二熱音社
如果不能接受這些設定的人就不用看下去了

  擠滿人的大禮堂裡,打著不專業聚光燈的舞台上,出現了下一場五人組的表演。
  稀稀落落的掌聲響起,最大聲的反而集中在座位的兩側和中間的兩排走道,那是新生訓練時學長姊坐的地方。
  這也難免,經過前面七個社團,幾十場沒有休息的表演,不管是誰都會耐不住性子。
  「大家好,我們是五月天!」
  比剛才稍微熱烈一點的掌聲,再加上寥寥幾個可能是同社、同學的學長姊的歡呼。
  剛剛說話的是在燈光下頂著一頭金毛的主唱,他似乎也對這種冷淡的反應見怪不怪,咬著下脣對身後的四人點點頭,在把制服袖子捲起來的其中一名電吉他手耍帥地刷了個C和弦後,坐在最後面戴著眼鏡的鼓手敲了四下預備拍。
Let's go party party all night
Oh, oh, oh, oh
Hey lonely lonely good bye
Oh, oh, oh, oh

  從台下一年級新生的表情可以看出,這不是場能拿來誇口的表演。
  『又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可不可以快點結束?』
  『這種程度,我上去還唱得比他好。』
  這些話語完全顯示在大家裝出笑容的臉上。
  「阿信又搞砸了啊。」
  「你還真的照他要求這樣叫他喔,真是笑死人了。」
  「溫尚翊吉他彈那麼好,為什麼要選他當主唱啊?」
  「對啊,還創了什麼“五月天”,跟五月花一樣用過就丟嗎?」
  「真不知道他們驗團是怎麼通過的。」
  「一定都是靠樂手carry啦。」
  台下學長姊的竊竊私語也越來越狂妄。

註:雖然有說信總在高中是風雲人物,但在我的夢裡是這樣的
  一首本來該是很歡快、能帶動現場節奏的歌,在只有台上五個人自嗨著,沒人跟著拍手、甚至幾乎沒有人認真在聽的情況下結束了。
註:在這裡我沒有夢到派對動物是不是他們寫的,所以沒寫
  大家禮貌性地拍手鼓掌,剛剛還抱怨著的學長姊也紛紛換上恭賀的笑臉走向舞台。
  台上,陳信宏帶著與剛才唱歌時完全不同的靦腆,雙手緊張地握著麥克風,說道:「想跟我們拍照的可以到前面來喔。」
  「我我我要跟你拍!」一名剛才也參了一腳的學長大聲地叫著跑向台下。
  有一些新生也跟著拿著手機站了起來往前面走,陳信宏臉上的表情放鬆了不少。
  已經有幾個人走到低矮的舞台旁,握著手機要跟陳信宏合照,他望向後方還在收著線的兩個吉他手、一個貝斯手,還有已經起身的鼓手,沒有立刻接過手機。
  等全員都把該弄的弄完後,他才笑著要大家靠在一起,一一和小粉絲們合照,溫尚翊和石錦航甚至連吉他都還背著來不及收好。
  大概才兩三分鐘,人潮就散得差不多了,陳信宏和團員走下舞台的階梯,屬於他們的那四分鐘已經結束了。
  他知道自己唱得沒有很好,在台上的好處就是視野好,新生們的表情、同學們聚在一起私語的樣子,他都看到了。
  但他還是掛著笑容,至少在大家面前,要裝得風光,可是心裡那澀澀的感覺、眼睛那酸酸的溫度,他知道自己已經快承受不住。
  「嘿,我覺得你唱得很好欸。」
  一道開朗的聲音讓陳信宏停下了腳步,身後的四人也跟著停住,那是在對他說話嗎?竟然除了團員之外會有人在這不需要假裝的時候誇獎他!?
  他的視線在前面的人群中飄移,從聲音的方向尋找著剛才說話的人。
  一隻手伸向空中做了個無聲的彈指動作,抓住了他的目光。
  在第一排,是個女的,她正對著他笑著。
註:對啦沒錯那就是我,然後設定是她雖然也是高二但她跟他們五個都不認識,不要問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啦
  「幹嘛一直看我?我太帥?」女孩無恥地問出這個問題,陳信宏才發現自己應該要回她點什麼。
  他乾笑了兩聲,感覺淚水已經在眼眶盤旋。「謝謝。」他的聲音沒有在台上的穩定,顫抖著又帶著些許的哭腔。
  「阿信,走吧。」溫尚翊在他身後催促著,似乎是感覺到他快崩潰的情緒,還忿忿地瞪了女孩一眼。
  陳信宏吞了口口水,硬是壓下眼淚,轉過頭去。
  但女孩被溫尚翊白白瞪了一眼,可不打算就這麼罷了。
  「欸,你就是溫尚翊?」她叫住已經走到她身後的他,一隻手跨在椅背上,擺著一張臭臉。
  「安怎?」溫尚翊右手搭在陳信宏肩上,左手扶著吉他,也不想掩飾自己的不爽。
  這時中場主持人已經上台講著冷死人的笑話,漆黑的台下沒有人多看他們一眼。
  而毫無關係的其他三名團員一臉無辜,心裡卻想著:『又有好戲可看了。』
  女孩露出冷笑。「彈吉他很帥喔?」語氣裡滿滿的挑釁。
  「超帥。」若是平常,溫尚翊一定會好好的跟她說清楚講明白他到底是哪裡惹到她,但現在,他不想再跟她瞎耗,敷衍地回了一句就又回過頭要走人。
  「有比我帥嗎?」身後又立刻補上一句刺激他的欠扁語氣。
  他放下右手,轉過全身面對女孩,並露出笑容。「要比嗎?」
  「來就來。」
  突然,溫尚翊覺得這女孩也沒那麼討厭,雖然她完全就是標準的屁孩個性,但有話直說,毫不忌諱的個性跟自己還真有點像。
  「班級座號?」溫尚翊挑眉,語氣沒那麼衝了。
  「二年十班十六號。」女孩露出有點奸詐的笑容。
  『跟我們同年!?怎麼沒見過她?』溫尚翊想著,但說出口的是:「我之後再去找妳。」
  「隨時奉陪。」
  他看著女孩轉過身去聽主持人講話,重新扶著陳信宏走向觀眾席後方有著廁所的出口。

然後如果好評(FB讚 留言 點閱率)好的話我可以繼續掰(#)後續哦~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歌名:好好(想把你寫成一首歌)
演唱:五月天
男主(男孩):私心希望是我們的貓嘴主唱阿信><
副男主(“你”):還是私心希望都有信總了怎麼能沒有怪獸哥呢
注意:男主和副男主都是私心啦,在文裡還是用“男孩”稱呼(雖然有要寫到大人時期,但我覺得男孩比較美#)
而且你們有注意到嗎,信總用的是“你”而不是“妳”,所以……嗯,不多說
是說寫這篇的時候這首我就是一直重複播放,每聽一次感動一次(我的眼淚在買到專輯的第四天就哭乾了QQ)
再注意:我是獸信派的#但信總是主唱所以還是會自動把他定為男主#

想把你寫成一首歌/想養一隻貓
  窗外晴朗的陽光照在一隻黑色的虎斑貓身上,柔順的毛髮閃著像銀色亮片般的光芒。
  男孩的手放上微微發出呼嚕聲的貓的背,他口中哼著一首還不成調的旋律,即使毫無章法可言,但歌聲卻輕柔得像他摸著貓的手。
  你送的貓還在我這裡呢,那你什麼時候才要回來?

想要回到每個場景/撥慢每隻錶
  『什麼時候才能再回到那些我們曾經走過的時光?』男孩傾聽著手腕上的秒針以規律的節奏走著。
  嚓
  嚓
  嚓
  嚓
  嚓
  男孩伸手拔出了調整分針的卡榫。

我們在小孩和大人的轉角/蓋一座城堡
  想到不久前,才剛辦過的成年生日派對。
  那時,你還在。
  關於你的回憶一瞬間又排山倒海地湧出,讓我胸口悶得好痛。
  為什麼那座封印你的堡壘不管是再怎麼堅固,你總有個突破口?

我們好好/好到瘋掉/像找回失散多年雙胞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第一次見到你,你身邊散出的氣息就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在你將視線和我重和的那瞬間,我確定這感覺也存在於你眼中。
  「好像是呢。」你笑著回答。
  從那天起,我們的話題從沒中斷、默契從沒用完。
這裡是採用五月天的另一首歌—終於結束的起點—中的“我們彷彿天生在一起/用不完的默契和話題”
  那些日子,真的美好得讓我不敢相信——到現在也是。

生命再長不過/你我/凝視的微笑
  認識你之前,我整天抱怨著時間太慢、日子太無聊;認識你之後,我只怕這些美好會太快流逝掉。
  那年倒數,我們相約看煙火,但我在意的從來不是天上那些綻放的火花,我望著以夜空作為背景的你,煙火在夜色中上升、落下,然後最後一絲光芒便留在你眼中。
  看著你閃爍的雙眼,突然我覺得時間停住了,如果這樣就能是永遠,又何嘗不可?
乾我懶了……能不能讓我寫這一段就好?
還有我不想再繼續崩下去#想的跟寫的完全不一樣啊哭
為了湊字數(臥槽才六百多字……有夠少)我來打歌詞吧,以下都是手打的喔
———

五月天—好好(想把你寫成一首歌)歌詞

曲:冠佑+阿信
詞:阿信
編曲:五月天
木吉他:怪獸
Slide吉他:石頭
無琴格貝斯:瑪莎

想把你寫成一首歌 想養一隻貓
想要回到每個場景 撥慢每隻錶
我們在小孩和大人的轉角 蓋一座城堡
我們好好 好到瘋掉 像找回失散多年雙胞

生命再長不過 煙火 落下了眼角
世界再大不過 你我 凝視的微笑
在所有流逝風景與人群中 你對我最好
一切好好 是否太好 沒有人知道

你和我背著空空的書包
逃出名為日常的監牢
忘了要長大
忘了要變老
忘了時間有腳

最安靜的時刻 回憶 總是最喧囂
最喧囂的狂歡 寂寞 包圍著孤島
還以為馴服想念能陪伴我 像一隻家貓
它就窩在 沙發一角 卻不肯睡著

你和我曾有滿滿的羽毛
跳著名為青春的舞蹈
不知道未來
不知道煩惱
不知道那些日子 會是那麼少

時間的電影 結局才知道
原來大人已沒有童謠
最後的叮嚀
最後的擁抱
我們紅著眼笑

「我們都要把自己照顧好」
好到遺憾無法打擾
好好的生活
好好的變老
好好假裝我 已經把你忘掉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來解釋一下

這是我國一還國二寫的小說

就是講一個妖怪學校的故事啦

現在是主角要到新生訓練(笑)報到

  這裡很美,有著種滿各種花的花園和結著不知名果子的果樹,沒有假惺惺的銅像,只有自然的景物。
  天亮著,但我沒有絲毫不舒服的感覺,一切在陽光下是那麼的美,少了夜色的屏蔽,色彩變得鮮艷許多,我多少次期待的夢想在今天實現了。
  在我的右前方,被一邊樹叢擋住的是一座剛才怎麼想像都想像不到的城堡,白色的屋頂和紅磚的牆,我只有在故事繪本裡看過。
  我回頭望了一眼,想著熾羽會不會帶我進去?但她的亮紅色髮尾剛好消失在空氣中,就像出現時一樣悄聲無息。
  我慢慢地步上前,反正時間還有很多。
  當我走到城堡前,我發現在它的外圍還有一圈寬約五公尺的護城河,水很清,但深不見底,我暗暗希望裡面有鯊魚。
  城堡那一端有看起來很老舊的木橋,上面掛著鐵鍊,看來應該是要我在這裡喊聲?我不太喜歡這種古老風格的電影,所以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
  不過這時我心裡已經有了個底,我觀察了一下橋的兩邊,很好,有縫,我進得去。
  於是我後退幾步,撥撥瀏海。哼,光五公尺就想困住我?這幾年的訓練做假的啊?
  蹤身一躍。
  “ㄆㄧㄚ”地一聲,我的中指指甲斷了。
  我懸掛在木橋上,只靠著我右手的指甲刺承受全身的重量,就算我的指甲比平常人硬,還是會痛。
  終究我還是沒辦法輕鬆跳過五公尺,雖說是吸血族的血脈,但其實大部分都還是人類的,真正大約只有十分之一吧。
  五公尺是我最好的紀錄了,我對於我能成功“登岸”已經感到很慶幸,就算只是在最後伸長手勾到橋也是,一個弄不好可能就被下面想像的鯊魚吃了呢。
  由於我左手沒有留指甲,我只好挪動到橋的邊邊,抓著木頭狼狽地爬下來。
  不過拉拉衣服整整頭髮,拍掉木屑後,一定不會有人想得到我是怎麼過來的!
  鑽進了橋,裡面還有一扇門,也是木頭做的,漆上去的顏色還剝落了不少。
  我用木門上顯示了這所學院的古老歷史的生銹鐵環輕輕敲了敲,在等人出來應門之際
  門滑順地打開了,沒有如同外表一般沉重的嘎嘰聲,但這對我來說仍很不尋常,即使身為一名體內流著吸血鬼血脈的人類,應該也能聽出開門者走近的腳步聲才對。
  不過我很快放下這個想法。『這裡已經跟我之前待的那個地方不一樣了。』
  前來應門的是一名女孩,長相普通,年紀大約十多歲,頭髮在腦後紮成一個包包頭,穿著簡樸的女僕裝,雙手交握放在裙子前方,眼神卑微地望著地面。
  「嵐雨小姊,接下來由我帶您進入新生報到會場。」她伸出一隻手指向門後一條看不到盡頭,令人根本不想走的長廊。
  但最令我不爽的不是這條走廊,我非常討厭別人稱呼我“小姊”或“您”等尊稱,讓我全身發毛。
  不過我也不想為難這位女孩的工作,於是抿了抿嘴,沒抱怨什麼地跟著她走。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