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註明一下,因為裡面常常有我自己的小註解(?)所以就會使用黑色+()標出

綠色的()內則是故事內容的一部分

  於是哈利又忍受了一下午妙麗的碎碎唸,而且中間還夾雜了早上沒有的冷嘲熱諷。
  更糟的是,現在連他自己都不確定風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到了今天的最後一節魔藥學(他們今天都沒有和赫夫帕夫共同的課),在哈利正努力保持低調地拿出自己的魔藥材料時,妙麗戳了戳他的手臂。
  「你看。」她指著離他們不遠的一張桌子。
  哈利一開始還不知道妙麗要他看什麼,看他一臉迷糊,妙麗翻了個白眼。「中午去找風的那三個男生!」
  哈利眨眨眼,他的眼鏡從德思禮家第一次幫他配好之後就沒換過,度數已經不太合,何況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的餐桌還是隔最遠的。
  看清楚之後,哈利的心又沉了不少。他知道他們,應該說,霍格華茲的每個人應該都知道他們(至少知道最中間那個。),而他們出名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吵
(我承認我在這裡本來要打“刷”#)
  自從石內卜做完專業但對於這些三年級生明顯太過精簡的說明,又隨便找了藉口扣了葛來分多20分然後叫大家自行調配之後,他們三人便湊在一桌大聲討論任何有關或無關魔藥的事情。而相對於連燒杯碰撞了一下都能被扣分的葛來分多,石內卜可說是完全放任史萊哲林的所做所為。
  更讓人氣憤的是,哈利看到他們三人的大釡裡各自飄出了深淺不一的紫色煙霧,他瞄了一眼妙麗那永遠會完美的粉紫色魔藥,再看著自己那呈現詭異茶色的糊狀物嘆了口氣。
  「波特,如果你有仔細看說明就會知道現在應該進行到轉變為紫紅色的階段。你有在攪拌時把豆汁放進去嗎(我覺得能把什麼時候忘了放什麼會變成什麼樣通通記起來的石內卜超強的啊……不信可以翻原作也有寫到)?」石內卜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哈利身後,一開口就是挑毛病。
  哈利看著還在桌上被他澈底遺忘的黑粟豆
(我亂掰的別去查啊),誠實地回答道:「沒有,教授。」
  石內卜一揮魔杖,哈利的大釡馬上清空。
  「我想我們即使再來一次也是浪費材料。不如這樣吧,波特,」他刻意停了一下製造效果。「寫一篇兩呎(60公分耶)長的黑粟豆用途報告如何?我相信你下次就不會忘了把它加進去。」
  哈利死死瞪著石內卜,但也只能說:「是的,教授。」
  他才剛轉身,史萊哲林的嘲笑聲就傳來了。
  喔,對了,哈利會知道他們不只是因為他們吵,也因為他們是除了馬份之外最常開口奚落他的人。
  「嘿,你真的很糟糕耶,波特。」先開始的就是三人組中的一個,哈利只記得他的名字有K這個音。
  哈利試著不要理會他們,假裝專心把材料收回包包裡。
  「波特,你知道嗎,天上有靈魂耶。」三人組中的第二個說道。「你的爸媽現在可能就在上面為你哭泣喔。」
  一面說著,一面不忘配上冷笑的叫里歐,哈利會記得他是因為他的個子比自己還嬌小,但嘴卻毒得像蛇一樣。
  而現在他覺得自己抓著材料的手在顫抖,因為憤怒。
  他深呼吸想讓自己冷靜下來,等著最後一個人的挑釁。
  最後一個,也就是中間那一個,煒恩,卻只是回頭匆匆給了哈利一個不知道是嘲諷還是鼓勵的笑容,又低下頭專心研讀課本上的配方。有時候,哈利甚至會覺得這個史萊哲林就算沒有喜歡,至少也不是討厭自己的。他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下來。
  他偷偷瞄了一眼馬份,被三人組
(有點像在說哈利榮恩妙麗吶…)嘲笑的唯一好處就是馬份不會再拿同一件事來揶揄他。雖然史萊哲林以注重良好的家世背景為名,但現在大家似乎更看中幽默感(和顏質#)。
  離下課還有二十分鐘
(我記得他們的課好像都是連兩節共兩小時?錯了請指正),哈利只好無聊地翻著魔藥學課本,偶爾看一下妙麗完全按書上指示變化的魔藥和榮恩那鍋跟自己剛才差不了多少的東西,等著石內卜宣布大家把魔藥裝進小瓶子裡交上前。

  沒想到因為奈威上前交瓶子時長袍一甩弄掉了某個史萊哲林女孩的魔藥
(其實我一直覺得奈威很可憐#),石內卜不但狠狠地扣了他三十分,還罰葛來分多全部的學生留下來徒手清理乾淨,因此,當哈利身後跟著榮恩和仍在勸他不要去的妙麗衝回葛來分多塔時,已時離原本正常的下課時間晚了二十分鐘了。
  還沒看到畫像,他們就先聽到了胖女士高亢的笑聲。
  「哦呵呵呵,這真的太有趣了,我下次要告訴小紫呵呵呵……」哈利轉了個彎來到通往畫像的階梯前,胖女士正拿著一條手絹擦著眼淚。
  而她的前面站著狄思‧風。
  他們三人跑上階梯,現在妙麗就算再怎麼說也來不及了,於是她乾脆閉上嘴。
  「哦,你們回來啦,他跟我說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哩。」胖女士對他們三個說道。
  當她說到“他”的時候,榮恩和妙麗都對哈利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好再他們沒有說什麼。
  「你遲到了。」風回過頭,臉上的表情比起昨天冷漠了許多,哈利懷疑她剛剛也是用這種表情跟胖女士說話的嗎?
  「石內卜教授留我們下來……做點事。」哈利回答道。
  榮恩在一旁點點頭。
  風看著榮恩,再看看妙麗,最後視線回到哈利身上。
  過了大概一秒,哈利才反應過來(他似乎聽到妙麗發出一聲小小的嘆息)。
  「這位是榮恩,而這位是妙麗。」他分別指向兩人,然後說:「他們是我的朋友。」
  風的臉上露出笑容,讓哈利又開始猜測到底哪個表情才是真的。
  「我知道你的哥哥,」她對榮恩說。「弗雷和喬治,我覺得他們很好玩。」她帶著像昨晚促狹的語氣說道。
  榮恩看起來一副很高興有人認識他但又因為不是自己有名而半喜半憂的表情。
  「妳姓格蘭傑嗎?」她接著問妙麗,妙麗警戒地點點頭。
  「我有在圖書館看過妳,妳就是那個不管教授問什麼都答得出來的女生,我在圖書館借的每本書上都有妳的名字。」她向妙麗露出微笑。
  妙麗看起來放鬆了不少,經過快兩年的相處,哈利知道妙麗似乎認為愛看書的就都是好人。
  然後她轉向哈利。「我們可以走了嗎?」
  「呃……我想先放一下我的……東西。」哈利一隻手提著裝材料的袋子,一隻手抓著課本和毛筆,他不太想這樣狼狽地去找路平教授。
  風的臉色又沉了下來。「多久?」
  「五……三分鐘就好了。」哈利連忙說道。
  她一點頭,哈利就急忙說出通關密語「龍鬚
(是的這也是我掰的)」,也不管這是妙麗一早才為了防範風所改的,匆匆跑進寢室。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27 Sun 2016 21:47

  隔天一整天哈利並不是過得很好,倒不是因為和狄思的約定,而是妙麗從昨晚回來哈利告訴他們這件事後便一直在他耳邊嘮嘮叨叨的。而且在早餐時,他沒在餐廳看到她,這更讓妙麗確定了她的布萊克理論。
  「哈利,這很有可能是布萊克把你引出去的陷阱,他控制了那個女孩(哈利沒把她可能是男生的事告訴他們。),然後叫她來找你。」
  「哈利,我們都發誓沒有把路平教你護法咒的事情說出去,如果不是布萊克,她怎麼會知道?」
  「通關密語也一定是布萊克告訴她的!搞不好他也控制了葛來分多的學生……我要快點請胖女士換個通關密語!」
  於是在經過一整個早上的拆騰之後,哈利和榮恩終於在午餐時間擺脫掉匆匆穿過反方向人群往交誼廳走的妙麗。
  「天啊,老兄,她真的會把我們逼瘋。」榮恩邊把一盤炒蛋和一盤烤馬鈴薯往自己拉近邊說。
  哈利點頭附和,心不在焉地從離他最近的碗裡拿了幾匙什麼湯,目光直盯著剛才妙麗離去的入口,雖然還有三個小時才到約定的時間(外國都兩三點就放學了……羨慕),但他仍覺得心神不寧。
  「嘿,哈利,你覺不覺得她喜歡你?」榮恩滿嘴食物地問道。
  哈利搖搖頭,舀起碗裡的洋?湯,她感覺不像小粉絲,他覺得她只是想學一個高深的咒語來證明自己。
  「嘿!哈利!」
  哈利正想叫榮恩安靜點,妙麗才剛走,他不想又被煩一個下午。
  「你看是不是她?」
  但一聽到這句話,哈利的頭立刻抬起來看向榮恩手指的方向,速度快到他似乎聽到脖子發出了毛骨悚然的喀喀聲,還有幾滴湯濺到了他的長袍。
  是她沒錯!那一頭奶油黃的頭髮在人潮眾多的餐廳中雖然沒那麼顯眼了,但他仍認得出她那刻意裝出的驕傲。
  她跟在幾個女孩身後(哈利鬆了一口氣,幸好她真的是女的。),但那些女生好像不太理會她,只是聚在一起講著悄悄話,才看她第一次張口說了什麼,她們便停下了。
  哈利昨天雖然沒有追問,但其實他還是很在乎她的學院,所以當她們停在赫夫帕夫和雷文克勞之間的時候,哈利又鬆了一口氣。『幸好不是史萊哲林。』
  除了風之外的三個女生又講了些什麼,然後在赫夫帕夫的桌子坐下,風也跟著坐在她們旁邊。
  「她是赫夫帕夫的!」榮恩用手肘頂了哈利一下。
  「我自己看得出來,謝了。」哈利小聲咕噥。
  然後他們便繼續吃著自己的午餐,偶爾抬頭看一下那女孩。
  她跟另外三個女生似乎不太好,很少參與她們的談話,只有在她們又爆出讓周遭的人又轉頭看到底是誰在吵的大笑時配合地抽動嘴角,哈利不知道為什麼她還要跟她們混在一起。
  「她好像那些你到貓頭鷹屋寄信,以為你會派牠們去但沒有的貓頭鷹。」榮恩笑著說。
  哈利又點點頭,但他可不覺得那好笑,他很清楚那種被大家排擠的感覺。
  而在妙麗喘吁吁地回來之後,他們將風指給她看,好推翻她的布萊克理論。
  「我覺得她看起來很正常。」哈利說。
  妙麗盯著她,抬起一邊眉毛。「她看起來不太開心。」
  榮恩給哈利一個“我早說了吧”的表情。
  「所以呢?」
  「這代表她比較容易對外人敞開心胸,不管他是誰。」
  哈利知道妙麗指的是去年金妮和湯姆日記的事。
  這時有幾個男孩子跑向風,一個從她盤子裡拿了什麼食物,另一個則玩著她的頭髮。跟她一起的那三個女孩完全沒有制止的意思。
  「看吧,她還被欺負。」妙麗雙手抱胸,一副恨不得立刻去將那些男生痛扁一頓的樣子。
  「這可不見得。」哈利說,風非但沒有露出不耐的表情,反而笑了,跟剛才那種假笑不同,是真心的笑。
  拿走她食物的男生跟她說了什麼,然後跟其他兩個伙伴一起跑走了,風一把掃過放在桌上的課本和筆,對離她最近的女孩說了一句話,也跟在那些男生後面衝出了餐廳門口,臉上掛著昨天臨走前調皮的笑容。
  哈利斜眼看著妙麗。「她的沒那麼糟。」
  妙麗還是一臉不信任。「你看看那些男孩從哪裡來,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哈利順著他們跑過來的方向看去,在一張長桌旁有夠三個人坐的空位,盤子還放著沒被收走,看起來就是剛才那三個男孩。
  而在往後一點,他們的對面坐的是……「馬份……史萊哲林的。」哈利喃喃說。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只是在想世界上有這麼多動物可以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謢法嗎的時候突然想到我的護法會是個什麼奇葩的東西
*後來又想到化獸師能自己選要變成什麼動物嗎?但後來覺得就算可以那麼高深的魔法我應該也學不起來(ˊOwOˋ)
*時間設定:三年級(耶\路平/\路平/\路平/\路平/\路平/)  傍晚,哈利一個人坐在交誼廳的爐火邊一張不怎麼舒服的椅子上翻著他的占卜課本,不管他怎麼看就是搞不清楚上面一堆奇奇怪怪的解夢法。妙麗為了她那一堆不知道怎麼上得完的課到圖書館查資料去了,榮恩則表示斑斑的情況越來越惡化,也跟著妙麗往圖書館跑,想找一些關於寵物鼠的照料方法。
  哈利看看錶,再十五分鐘就九點了(我心目中的傍晚是1800~2000這段時間),人潮已經漸漸散去,只剩下十幾個一、二年級,比較沒有課業壓力的學生分散在廣大的交誼廳裡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哈利隨手將課本丟在旁邊的矮桌上,想著榮恩和妙麗也該回來了,難道他們忘了學校為了因應天狼星‧布萊克而制定的門禁時間嗎?但同時,他的思緒卻又再度飛向他昨晚跟路平教授學習護法咒的場景。
  當他絞盡腦汁試著想出一個能讓他召喚出實體護法的快樂回憶時,有人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過頭,本來預計看到的是手上捧著一大疊書的妙麗或為斑斑擔心的榮恩,但他兩個都猜錯了。
  「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年紀似乎跟他差不多的女孩,她留著及肩的金髮,不是像跩哥那種白金色,是黃得有點不正常,像陽光般溫暖的黃色。
  在哈利因為與自己的猜測相差太遠而愣住的那一秒,他發現這個女孩其實長得很中性,從背後或側面看也許會認為她是個貨真價實的女生,但從正面的話……哈利在盤算著是否要修正之前的描述。
  「呃……妳好。」哈利最後決定既然她留著長髮,長相也算清秀,就暫時把她當女孩看吧,畢竟把女孩子認成男生比把男孩子認成女生還容易令她們傷心。
  在他回應的時候,哈利看到女孩的視線掃過整個交誼廳,並露出一副頗感興趣的淡笑。
  但她很快變收回視線。「你是哈利‧波特嗎?」女孩問道。
  「是啊。」經過柯林‧克利維(我絕對不會說我不知道他名字怎麼拼#)事件後,哈利對這種第一次見到從小聽到大的英雄的問句已經見怪不怪。
  但這次他又猜錯了。
  女孩停頓了一下,原本在他身後幾尺的視線轉向他,哈利回頭想看女孩剛才注意的那個點,只看到一名一年級的男孩轉過頭去跟他的另一個朋友講話。
  「聽說你在學護法咒?」
  哈利因為太過驚訝而傻住,他不知道這個消息竟然傳出去了,還傳得那麼快!他今天一早才告訴榮恩和妙麗呢。
  「嗯……我是……」正當哈利在考慮著要不要把實話說出來時,他發現了一點不尋常。
  「嘿,妳是葛來分多的學生嗎?」哈利瞇起眼看向女孩。
  哈利是背對著畫像入口的,除了剛從外面進來的學生外,沒有人會從後面拍他。而女孩自從一進來就好像對這裡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只要哈利沒看著她,她的目光變在交誼廳裡遊蕩;但她似乎又在迴避著葛來分多學生們的注視。
  女孩直愣愣地盯著他。
  「這不是重點。」
  哈利挑起一邊眉毛。
  女孩臉上的淺笑消失了。「好嘛,但有什麼關係?反正我進來了,你們的通關密語應該會變吧。」
  哈利不是很喜歡她這種無所謂又不知悔改的態度。
  「妳是什麼學院的?」哈利坐挺了起來,他差點把路平教授教他對付催狂魔的事告訴一個可能是跩哥(好嘛我不會拼他的姓#)內線的人!
  「這又不重要。」女孩重複。
  「這很重要。」哈利說。
  這次換女孩挑眉。「如果我說我是史萊哲林的,你就會把我轟出去?就算我根本不是跩哥那一掛的?只因為我也想學護法咒?」
  哈利猶豫了一下,這樣好像太針對史萊哲林了。
  「好吧,我不管妳是什麼學院的,只要妳沒和跩哥他們湊在一起就好。」
  女孩聳聳肩。
  「妳說妳想學謢法咒?」哈利把話題轉回重點。
  「嗯哼。」
  「為什麼?那可是很高深的一門咒語,我們——甚至到了五年級也不用學的。」其實哈利本身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引用了之前路平教授告訴他的話而已。
  「就是難才想學啊。」女孩又在用一種理所當然討人厭的語氣說話。「而且你不覺得護法很美嗎?銀色的感覺又神祕又莊嚴。」
  哈利不禁覺得是不是在同齡的學生中只有自己在這之前完全不知道有“護法”這種東西?還是這女孩也跟妙麗一樣是把“霍格華茲,一段歷史”當作消遣讀物的人?
  「我不知道路平教授會不會同意。」雖然他這麼說,但他幾乎已經看到和靄的Lupin教授笑著說可以的畫面了。
  「你可以幫我找個時間去問他,」女孩說,然後又像是不想太麻煩哈利似地又補了一句:「我們可以一起去。」
  「好啊。」哈利即使心中不太願意,但也想不出有什麼合理又正當的理由可以反駁她,畢竟她也只是想要多學一點東西,哈利沒有資格可以拒絕。
  女孩露出笑容。「那明天下午上完課後?」
  「可以啊。」
  「那就明天見嘍,我會在胖女士前面等你。」女孩說完轉身就要走。
  哈利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時間跟地點確定自己記清楚了,等女孩幾乎要爬出畫像洞口的時候才想到:「嘿,我不知道妳叫什麼!」
  「噢!」女孩回頭。「我叫狄思,狄思‧風。」離開之前還用非常欠扁的語氣拼出六個字母給他聽。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