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由第一個小段子衍生出的第二個小段子(蛤
*由狄思的視角來再說一遍這個故事。由於故事裡情節重合的地方不多所以應該滿新鮮的

  「欸,波特真的跟路平教授學了護法咒?」
  「波特?哈利‧波特?」
  「對啊,好像是從昨晚開始。」
  我安靜地聽著,走在珮琪、莎賓娜和__後面。就像往常一樣。
  我很早就知道,有時候閉嘴比說話更能聽到很多事情,不管是大事或小事。尤其她們三個,幾乎是連拿樂絲太太的生日是幾月幾號都知道,跟在她們旁邊,對霍格華茲的各種八卦我幾乎都瞭若指掌。
  而現在這一件,就是大事。
  於是我豎起耳朵,生怕錯過任何細節。
  「是因為他在暑假的時候嗎?」珮琪說。她講話常常省掉最關鍵的部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在,不過沒關係,她們在剛開學就討論過那件事了。
  「可能喔。」__說。
  「可是這也太扯了吧,他怎麼能就叫一個教授額外教他東西啊。」莎賓娜說。
  然後她們的話題開始圍繞在護法咒有多難、催狂魔有多恐怖,我把思緒拉回來,再讓它飄向遠方。
  護法咒啊,我只在童話書上看過而已,那是一種很美麗的銀色物體,隨著施咒者的個性會變成不同的動物模樣,聽說鄧不利多的是鳳凰,而麥教授的是隻貓。
  我從第一次看到就想學了,不過查了書之後發現那是一門非常困難的咒語,不像平常的飄浮咒、變形咒,只要聲音唸對魔杖揮好就能施展出來的。老實說,我不太相信那個只有名聲的波特能成功召喚出來。
  當然我在小時候看過的可不只護法咒,還有化獸師、狼人、人馬之類更炫的東西,其中能像護法一樣那麼吸引我的就是化獸師了,不過在看過要變成動物前嚴苛的訓練後,我果斷打消了這念頭。
  現在是午餐時間,她們三人已經走到了學院餐桌邊,我也跟著她們坐下,腦中仍想著銀色的美麗護法。
  附帶一提,我是赫夫帕夫的,我知道大家對這個學院的評價,好聽點叫“忠厚老實”,說白點就是“呆”。但我可不這麼覺得,如果你跟我一樣每天跟著珮琪她們的話,就知道赫夫帕夫的人跟普通人一樣也有心機(當然遠比不上史萊哲林啦),有時也會說謊或作惡作劇。總之,我不覺得四個學院間真的像分類帽所說有這麼明顯的分別。
  不過我真的不喜歡赫夫帕夫,這大概還是種刻板印象吧,我爸是個巫師,雖然他在我九歲就和我媽離婚了,由麻瓜母親獨力照顧我,但他在我小時候常說希望我可以進雷文克勞或葛來分多,他自己就是雷文克勞的,而他說得一副進葛來分多就是世上最棒的榮耀似的。
  我還記得在我戴上分類帽時,它想了滿久,大家都以為我跟波特一樣擁有兩個學院的特質之類的(是,這也是從她們三個那邊聽來的),但事實是,我一直哀求分類帽不要把我分到赫夫帕夫,甚至連史萊哲林也可以(它似乎還有考慮個兩秒),但最後,我還是在赫夫帕夫學長姊的拍手尖叫下,裝著笑容走了過去。
  我大概因為這件事哭了一個禮拜吧。
  後來我聽到波特在跟很多人說(也可能是跟一個人說,然後我從好多人那裡聽了好多遍),我們永遠都有選擇,就像他在被分類時分類帽接受了他的選擇一樣的時候,他在我心中那已經所剩無幾的分數又會往下降一些。
  「欸,狄思!」突然的叫喊把我從神遊中拉回來。
  我回頭一看,一塊蘋果派直直往我臉上飛來。
  我來不及抽出魔杖,只好勉強閃過,派在桌上陡然降落變成了碎皮加蘋果泥。
  「你很幼稚欸。」我笑著說,順手也從桌上拿了一隻雞腿丟回去。
  煒恩早有準備地一揮魔杖,雞腿停在半空中。「不可以玩食物。」
  「喔你很糟糕耶,在幹什麼啊。」肯在旁邊用讓人超想翻白眼的語氣說道。
  「世界上就是有你這種人啦。」里歐也說。
  我有時候真的懷疑他們三個是不是一定要每個人都嗆我一句才高興?
  「你們才幼稚嘞。」我隨口還罵了聲粗話。
  雖然我跟他們都沒大沒小的(不過他們跟我同年,也不需要多尊敬吧),但我很高興有他們陪我過了兩年的生活,即使他們常常把我嗆得體無完膚、讓我在大家面前覺得丟人現眼、即使他們是大家都退避三舍的史萊哲林。
  像我之前說的,我覺得四個學院之間沒有那麼明顯的不同。
  煒恩彈彈魔杖,雞腿又飛了回來,然後換我送回去,他又丟回來……
  「你們在幹什麼!」沙啞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遊戲。
  我們很有默契地轉頭一看,飛七正從教職員桌旁的一扇小門氣沖沖地走來,還一路瞪著我們看。
  「先閃人嘍。」煒恩眼明手快地從椅子上跳起來,抓起還滯留在空中的雞腿。
  「X,連累我們。」里歐罵了一聲後也站了起來。
  「蛤,我還沒吃飽耶。」肯還慢吞吞地弄著,不過目前他已經被罰過十幾次勞動服務了,再多一次應該也沒差,所以現在……
  「喂,你們怎麼丟下我!」我向兩個已經衝到餐廳門口的身影叫道。
  全校的目光都停留在一個被飛七逮著,三個被他怒目瞪視著的學生身上,還真丟臉,不過,很好玩。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利衝進他的寢室,隨手把手上的東西全扔在四腳大床上,他已經在交誼廳裡面跟妙麗吵了一架,然後耐著性子告訴榮恩他跟去不太好,而這些都花了他不只三分鐘。
  他放好東西後又匆匆穿過交誼廳,有個剛回來的學生問他:「嘿,哈利,狄思是在等你嗎?」
  他點點頭,訝異為什麼會有葛來分多的學生跟她熟到會互稱名字。
  然後他爬出畫像洞口,風在那裡笑著跟一個低年級的女孩說話,但她一看到哈利,笑容又收了起來。
  「你超過了。」她說。
  「呃……我很抱歉。」哈利覺得在低年級的同學面前被指責真的很丟人。「我們走吧?」
  風點點頭,然後用轉眼即逝的笑容跟那個學妹揮手道別,哈利確定在她爬進洞口前至少又回頭了三次。
  哈利跟風
(我笑了)並肩走著,路平教授的辦公室跟魔藥學教室是同方向的,他們一路遇到了好幾個剛清完魔藥狼狽地回來的葛來分多學生。
  其中有些人和風打招呼(他再次訝異她認識的人還真不少),有些女孩子看著這邊吃吃地傻笑,但哈利不知道目標是自己、風或是他們兩個。
  一路上風很安靜,哈利覺得尷尬極了,他拼命地想找一些話題來講,這時他們又碰巧地經過了剛才和史萊哲林一起上課的魔藥學教室。
  「中午我有看到妳。」他雖然很想直接跳到她和那三個史萊哲林的關係,但他還是忍著一步一步來。
  「噢,我沒有看到你耶。」風回答。
  哈利感覺她沒因為他遲到而生氣了,於是近一步追問。
  「我有看到妳跟三個女生在一起。」他說:「妳們是一起的嗎?」
  風聳聳肩。「算是吧,不過我有時候沒辦法理解她們在想什麼,所以……就這樣而已。」
  哈利點點頭,正要提到史萊哲林的時候,風說道:「我覺得能有像榮恩和妙麗那樣的朋友很好。」  哈利注意到她直呼他們的名字。
  「會嗎?」他想到剛才和他們兩個的爭辯。「妙麗一直小題大作的叫我不要出來,榮恩則是希望我什麼事都帶著他。」
  風轉向他。「你去年和前年的時候他們不是幫了你很多嗎?」
  哈利眨了眨眼,他不知道魔法石和密室的故事內容被傳開了,就像他學護法咒的事一樣。
  「妳怎麼會知道?」
  風勾起嘴角。「不可能有事情可以完全保密,總會有一些八卦流傳出來的。
  「不過很少人知道,你放心。鄧不利多不會允許太多事傳出去的。」
  哈利生硬地點點頭,如果被馬份那種人……等等,風跟那些史萊哲林很好,而那些史萊特林又跟馬份很熟……「妳有告訴他們嗎?」哈利的語氣激動了起來。
  「誰?」風疑惑地反問。
  「中午去找妳的那三個。里歐、煒恩和那個叫什麼的。」
  「喔,這本來就是煒恩告訴我的。」風輕描淡寫地說。
  「什麼!為什麼他們會知道!?」哈利叫道。
  風皺起眉。「又怎樣了?反正也沒發生什麼事。」
  「他們是史萊哲林的人耶!」
  風翻了個白眼。「你又要開始說他們多糟糕了嗎?那是因為你沒看過他們好的一面。」
  「也可能是妳沒看過他們壞的一面。」哈利說道。
  「隨你怎麼說,反正我不想聽你對史萊哲林的各種偏見。」
  哈利氣得很想揪住她那奶油黃的頭髮扯一扯,聽聽看她頭腦裡是不是還有東西在裡面。
  「每次都是他們先來找我麻煩的好嗎,我什麼都沒做就得忍受他們的嘲笑。只因為佛地魔在我頭上留下了這一道蠢到爆的疤。」
  哈利很高興風在聽到佛地魔的名字時縮了一下。
  「別直接稱呼他的名字。」風說:「他們只是覺得這樣很好玩,而且我不相信煒恩會在你什麼蠢事都沒做的情況下嗆你。」
  「好玩?妳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事嗎?馬份在一年級怎麼針對海格?二年級他是怎麼把自己買進球隊,還罵妙麗那種話?妳說這是為了好玩?」
  風停下腳步,他們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路平教授的辦公室前。「跩哥有告訴我你們第一天在斜角巷的情況,你要知道他對我們也是這樣驕傲的。那只是他們馬份家從小的教育而已。
  「而且我也是個麻種。」風看著哈利的眼睛說出最後一句,她的瞳孔是暗紅色的,哈利能從裡面看到自己的倒影。
  「但是……」哈利還來不及說完,風就抬手敲了辦公室的門。
  在路平教授來開門前,她輕輕說了一句:「我想我知道為什麼分類帽願意把你分到葛來分多了。」
  然後他們便被親切的招呼聲邀進了門。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