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同人文)獵人—未命名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扭開浴缸旁的水龍頭,等了一會後熱水便隨著蒸氣一起流了出來,我早就迫不及待脫下一黏在身上的衣服,水待會再放吧,先沖個澡。
  我拉起水龍頭上的栓子改為淋浴,啊,溫暖的水沖在身上的感覺真好。
  然後我又用了一大堆洗髮乳和沐浴乳,全身上下洗了三遍,在船上的時候我可是只能在角落乾擦啊。
  等我洗夠了,連牙也刷好了,浴室裡已經煙霧瀰漫,你以為我這麼輕易就要出去了嗎?怎麼可能,還有泡澡呢。
  滑入略燙的一缸水中,享受著水因為自己的體積而外洩的快感,在我(現實的)家裡可沒有浴缸,只有偶爾到外面過夜時才能泡澡。
  我閉上眼睛用嗅覺和觸覺感受著這美好的時刻。
  我大概泡了十幾分鐘吧,一直到我頭昏腦脹後我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出來,我可不希望有人看到我昏倒在浴缸裡。
  飯店給的毛巾很多,所以我用一條擦乾身體,另一條把頭髮纏成海螺狀。套上雷歐力的襯衫後,我站在超寬的鏡子前端詳著自己。
  『根本和原來一樣啊。』不出我所料,身材高大的雷歐力的襯衫穿在十歲的我身上,幾乎和一開始的連身裙一樣長。
  後來我又在流理臺洗了那件我穿了兩週的連身裙和內衣褲,我本來連鞋子也想洗的,但後來覺得一個晚上應該乾不了,就先等等吧。
  但現在我遇到了兩個問題。
  我要穿著溼答答的內衣褲嗎?
  內衣嘛,以我的胸部目前的發育來說一晚不穿也是可以的,但內褲呢?就算外面三人之中真的有人帶換洗內褲,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借我吧,光是能要到這件襯衫我就心懷感激了。
  那我要穿溼答答的內褲嗎?一來穿上去不舒服,二來會弄溼襯衫,這樣穿著變透明的襯衫豈不是跟沒穿差不多?
  所以這個問題我很快就解決了,答案是都、不、穿。
  第二個問題:那我洗好的衣服要掛在哪裡晾乾?
  很不幸地,雖然我們的房間有陽台也有晾衣桿,卻沒有衣架,要我跟櫃台人員要?穿著這件襯衫去嗎?當然我也不好意思請外面那三位去幫我要這種東西。而直接掛在上面的話,放上去並不是問題,小傑只要輕輕一蹬連天花板都碰得到,但放上去之後會不會被風吹下來?掉到地上怎麼辦?溼溼的可是會沾上很多灰塵啊,何況如果不是掉在陽台,飄下去了的話我可沒臉找服務人員要啊。
  經過再三考慮,我打算用吹風機吹乾,這樣不但可以快速解決,也不用擔心會防害風化或明天還沒乾、穿起來冰冰涼涼的等問題。
  不過我還是不想把內褲穿上去就是了,問為什麼的話……我喜歡啊。
  決定好了之後,我拆下裹著頭髮的毛巾披回架上,拿好洗過的衣服,帶著清清爽爽乾乾淨淨的身體走出浴室。
  「我洗好嘍~下一個換誰?」我揮著手想順便吸引他們注意,卻忘了我手上拿著內褲啊!

  三人一陣沉默,我連忙把手收回來。
  接下來說要洗的是小傑,我先把衣服掛上椅背(不要覺得我噁心,還有什麼能放溼衣服的地方你說啊),然後在小傑進去之前拿了吹風機出來,開始淡然地吹我的內衣褲。
  而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大概是第一次這麼有默契地對我視而不見。
  吹完衣服後,我把它們折好疊在桌上,不久,小傑也出來了,他尖尖的刺蝟頭已經整個塌了下來,有點像西索頭髮弄溼後的樣子。
  我好奇地上前揉一揉,髮質很軟嘛,為什麼翹得起來啊?我把我的疑問告訴小傑,還問他是不是有偷偷上髮膠,他歪著頭問我髮膠是什麼,還說每天早上睡醒後頭髮就是平常那個樣子了。
  接下來是雷歐力,酷拉皮卡說他輪最後一個就好了,現在他又拿起一本書開始讀。
  我跟小傑沒什麼好聊的,他的事我大概都在動漫和漫畫裡看過了,而且雖然同樣出身鯨魚島,但我也不知道可幻之前是個怎麼樣的人、做過哪些事,還是不要自暴其短好了。

*這裡黑字再次附上第一版劇情,但後來因為寫不下去(笑)就改掉了*
  所以我將目標轉向並非男主(我認為是小傑和奇犽)的酷拉皮卡。
  我先在他身邊盤腿坐好,因為他感覺就是那種會糾正小孩不禮貌舉動的人。
  「你不會想快點洗澡嗎?」我想不到什麼話題,腦中最先冒出的就是這個了。
  酷拉皮卡的眼神還是在書上。「還好。」
  「我倒是覺得洗澡很舒服呢。」我繼續說。
  他沒有回答。
  「你在看什麼書啊?」我歪頭湊了過去。
  「我們族裡的歷史。」他看都沒看我一眼。
  我抬起頭想跟他一起看,那本書很舊了,書頁已經泛黃,邊緣也破損得參差不齊。而且我發現,裡面印的都是些我看不懂的文字。
  沒想到小傑居然主動跟我講話:「可幻,剛才我們討論過了,在我們去參加獵人考試的時候,妳就先待在這家旅館吧。」
  我本來很希望他們可以忘掉這回事,然後把我帶去獵人考場的,畢竟我最想見到的其實還是奇犽啊!
  不過我真的沒什麼東西可以拿來說服他們,我沒有實力就算了,可是連考生報名卡也沒有啊。
  所以我決定先從阻礙下手。「那,錢怎麼辦?」
  「雷歐力和我還有一些存款,獵人考試頂多十天,我們這些錢應該夠妳日常生活了。」酷拉皮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束口袋,裡面有硬幣叮叮噹噹的聲音。「明天我們退房後會再幫妳訂一間單人房,但人身問題妳就要自己負責了。」他的眼裡似乎閃過一抹精光,讓我忍不住猜想他是不是開始懷疑我的真實年齡其實不只十歲。
  「就是這樣了,可幻妳自己要小心喔。」小傑一臉理所當然地樣子,我小時候可沒有每天在深山玩啊!
  我欲哭無淚。『天啊你們就這樣放任一個十歲小女孩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住一週嗎?會這樣我也是醉啦!』
  所以我未來的日子就在我洗澡的時候被決定好了。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暴風雨過後,已經是黎明了。

  中途在風最強雨最大的時候,小傑有回來一下看看我,順便照顧那些吐得七暈八素的人,不過馬上又被船長叫了出去,酷拉皮卡和雷歐力也是,因為小傑有跟船長說過我不是要參加考試的(畢竟我連申請表都沒有啊),所以我就乖乖地坐在吊床上跟暈船的痛苦搏鬥。

  我想他們八成就是開始了那段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吵架,然後小傑跳下去救某個船員的那段吧,我在客艙裡只能聽到一點點像有人在大叫又像海浪捲起的聲音,不過看著早就知道的事情在眼前實際走過一次的感覺還真微妙。

  總之,我當時已經暈到無暇管那些事了。

  當風浪變小的時候,折騰了一晚的我就這麼昏睡到靠岸。

  下船後,船長告訴我們要去獵人試驗最好朝著山上那棵杉樹走,然後小傑介紹了雷歐力給我認識,他看起來完全不記得自己曾找我搭過話,我也就順其自然地當作這是我們的初次見面。

  後來就依著我的預測(故事情節),雷歐力堅持搭巴士,而我和酷拉皮卡則跟著小傑往杉樹走。

  附帶一提,在船上時某個好心的船員看我在這一月初光著腳,送了我一雙他們水手穿的船型鞋,而且大小居然還滿剛好的。

  回到主題,路上小傑突然開始和酷拉皮卡談起我的去留問題,其實我本來是以為憑他這種粗線條,可能到了獵人試場才會想到,不過既然現在都提了,我也不反對提早決定啦。

  「我是覺得在靠近試場的地方找個能信任的人讓她寄住在那裡是最好的。」酷拉皮卡說道。

  「可是我完全沒有認識的人?。」小傑抓抓刺蝟頭,一臉苦惱地說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酷拉皮卡淡淡地笑道:「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等到了試場再說吧。」

  我也覺得酷拉皮卡的想法不錯,雖然我也滿想去看看獵人考試,不過像我這種才下船走了幾步就喘吁吁的小女孩來說,鐵定在第一關就被刷掉的。

  一路上我感覺得到小傑和酷拉皮卡故意配合著我的速度在走著,還為了保持輕鬆的氣氛不停聊著天,但就算是這樣,已經連續走了兩小時的上坡,我的腿開始不聽始喚地抖了。

  「小……小傑哥哥。」我一說話才發現我比想像中還喘,差點呼吸不過來。

  「怎麼了?」小傑低頭看向我,呼吸還是跟平常一樣順暢。

  我咳了幾下才能繼續說話。「我……走不動了。」

  小傑歪了歪頭想了兩秒。「那我背妳吧。」說完就直接在我面前蹲下。

  看著小傑那精瘦的背,突然有種我一趴上去他就會立刻被我的重量壓垮的感覺,不過我現在可是十歲小女孩呢,應該沒事的吧。

  所以我也毫不客氣地爬了上去。

  「嘿咻!」小傑輕而易舉地背著我站了起來,還是連喘都沒喘一下。「我們繼續走吧,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點點頭,於是我們又開始了似乎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

  少了我的拖累,行進速度幾乎快了兩倍,雖然中途在雷歐力氣喘吁吁地追上我們之後有稍作休息,但大概才幾十分鐘後,我們就到了那座令人毛骨悚然的村落。

  「這裡是怎樣啊,陰森森的,一個人也沒有。」雷歐力依照劇情講出了這句話。

  「欸?這裡不是有很多人在嗎?」小傑說。

  「對,別太大意了。」酷拉皮卡回答。

  雷歐力又一臉茫然地問道:「你們怎麼知道的?」

  酷拉皮卡:「你聽不到有人呼吸的聲音嗎?」

  小傑:「還有衣服摩擦的聲音,他們應該是躲起來了吧。」

  正當我覺得很好玩時,雷歐力卻突然跳脫劇情,一臉憤慨地把臉轉向我。「喂,小鬼,妳有聽到什麼嗎?」

  我誠實地搖搖頭,反正我本來就毫無任何能力可言,聽不到也沒什麼好丟臉的。

  「哈,」雷歐力露出了笑容。「可見這裡還有個普通人。」

  我沒有回答他,而是開始觀察這座村子的樣貌。

  雖然在漫畫和動漫裡都看過了,但實際親身體驗的感覺真的不一樣,這裡的一磚一瓦、長在縫裡的雜草、會讓你打噴嚏的灰塵……都是真的,你一伸手就摸得到。

  然後那個老婆婆出現了,拿著一根有著紅寶石的棍子,身後圍著一大群髮型一樣、戴著像防毒面具的東西的人,口中則不停喃喃唸著什麼語句。

  小傑、酷拉皮卡和雷歐力三人都很警覺地後退了一步,因為我已經知道後來的發展,所以完全沒有想防範的意思,但為了融入劇情……退就退吧。

  老婆婆仔細打量了我們四人,突然大叫了一聲:「機智考驗快問快答!」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我們沒有人答話,老婆婆也不在意,開始解釋她的工作,後來的事,相信大家都很瞭解,我也不再多說明,總之,我們在花了兩個小時出了老婆婆指引我們的隧道後又走了兩個小時,以小傑的視力才看見那棟在杉樹下的房子,後來成功讓兇狐狸認可了我們的實力(這段時間我都跟雷歐力一起安全地待在房子裡照顧“先生”),然後牠們帶我們到了考試入口的牛排館附近的城市,安排了一間四人房讓我們休息。

*在這裡的黑字是我本來打了一大堆又把它全部提出來的內容*

  我們沒有人答話,老婆婆也不在意,開始解釋她的工作:「你們是要通過這裡去那棵樹的獵人考試考生吧?要到杉樹那裡,通過這裡是最快的方法,接下來我會出一道題,你們要在五秒之內給出答覆,回答錯誤者就是失敗,不能參加今年的獵人考試。」

  「嗯,連這裡也是獵人考試的關口啊。」酷拉皮卡喃喃道。

  老婆婆又繼續說:「回答只能選一或二,其他答案全都算錯!」

  「欸~我們四人要答同一個題目?」雷歐力開始大呼小叫。「所以如果這傢伙答錯了,我也會失去資格嗎?」他指著酷拉皮卡,很明顯就是針對。

  「我倒是比較擔心你會不會連累我。」酷拉皮卡撥開他的手。

  「可是只要我們三人有人知道答案就可以過關啦!」小傑笑笑地說。

  雷歐力抓抓短短的頭髮。「你說得也對……」

  「喂,快出題目吧。」我們身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我們同時回頭,是那個大鼻子的男人。

  他說他在港口那邊偷聽到了船長告訴小傑的話,於是一路跟著我們上山。

  我們對他要先答問題也沒有意見,所以老婆婆就開始出了題。

  後來的事,相信大家都很瞭解,我也不再多說明,總之,我們在花了兩個小時出了老婆婆指引我們的隧道後又走了兩個小時,以小傑的視力才看見那棟在杉樹下的房子,後來成功讓兇狐狸認可了我們的實力(這段時間我都跟雷歐力一起安全地待在房子裡照顧“先生”),然後牠們帶我們到了考試入口的牛排館附近的城市,安排了一間四人房讓我們休息。

  一進到房間,經過兩週海上生活和今天一整天的爬山跋涉的我近乎是滿懷感激地撲到床上,但一身黏膩的汗臭味又把我硬是挖了起來。

  雖然肚子也很餓,但我相信我的肝糖和升糖素能幫我渡過今晚的,所以目前的首要任務還是——洗澡!

  相對於把這裡當作自己家隨意的我,其他三人都在弄著自己的東西,小傑在床邊看他的(金的?)釣竿是不是還閃閃發光,酷拉皮卡在電視前排著包包裡的書,雷歐力則坐在另一張床上拿了紙巾拚命想擦掉公事包上的汙痕。

  確定沒有人注意我之後,我偷偷蹭到了小傑身邊。「我想洗澡。」

  「好哇,可幻先去洗吧。」小傑一定只單純地想到“洗澡”這個動作吧。

  我在內心嘆了一口氣。「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

  小傑摸著釣竿的手突然僵住。「我也沒有啊哈哈哈。」一臉尷尬。

  其實我本來也不太期待能從小傑這裡得到什麼有用的建議,他好像除了這套青蛙裝之外只有穿過汗衫?好吧,下一個!

  我在酷拉皮卡的身邊蹲下。

  「怎麼了?」他難得對我露出笑容,可能是燈光的關係,金黃色的頭髮映著他勾起的嘴角,一瞬間真有點令我心動,看吧,笑一下多帥,總比成天冷著一張臉好太多了。

  雖然在這種仿佛戀愛少女漫畫情節的時刻不該提這種事情,但我還是說了出口:「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

  酷拉皮卡的笑容也立刻僵住。「我這裡也沒有呢。」

  我在心裡欲哭無淚。『你們都是怎麼忍受每天穿同一套衣服的啊!』

  最後只剩下雷歐力了,我抱著幾乎是絕望的心情朝他走去,酷拉皮卡在我身後用愛莫能助的眼神看著我離開。

  「雷歐力~」先來個長音絕對沒有壞處的。

  雷歐力本來正要鬆開領帶,看到我一臉有求於他地湊近,表情馬上轉為警戒。「妳這小鬼想幹嘛?」

  「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我重複了第三遍。

  「呃……」雷歐力先是愣了幾秒。「身為女孩子怎麼可以沒有衣服換呢?走,我們現在就出去幫妳買幾件。」

  沒想到雷歐力意外地重視這件事情,不過……「現在已經是半夜了,雷歐力。」酷拉皮卡又回復他冷靜的語氣。

  「疑?」雷歐力被糾正後還搞不清楚狀況。

  「就是這樣啊,你有衣服可以先借我穿嗎?等明天這件衣服乾了再還你。」我拉起這件有點髒的白色連身裙,這幾天要不就待在溫暖的船艙,要不就在走山路,雖然有時多少會覺得冷,但我也還撐得下去。

  「有是有啦。」雷歐力摸著下巴說。

  竟然在最不可能的人身上找到了奇跡!我高興得盯著他瞧,看他會拿出什麼來給我。

  雷歐力提起他的公事包,從裡面抽出一件藍白條紋的男用襯衫。「這個,妳穿嗎?」

  「……」我沉默了兩秒,既然現在沒有其他選擇,那就將就著穿吧。

  我接過那應該跟我的連身裙一樣長的襯衫,禮貌性地說了聲:「謝啦。」就鑽進浴室了。

下一篇會寫大家出浴的場景喔ㄏㄏ

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裡解釋下第三篇裡讀者可能會有的疑問:為什麼酷拉皮卡會出現?
我的設定是酷拉&雷歐力是早就在船上,小傑是三人中最晚上船的,而因為船長總是要接
到考生嘛,所以派了船員下來找那麼久還沒上船的小傑,而酷拉想說有可能有探聽幻影旅
團情報的機會,就跟著船員下船找人(也可以說成他想探聽情報所以請船長多等一些時間
讓他下來找人啦)
如果對於內容還有疑問歡迎提出來哦
那我們繼續第五章~

  暴風雨來了。
  原本我以為這沒什麼好擔心的,頂多是船多晃兩下、雨大了點罷了。
  但實際上可差得遠了。
  事情提到昨天,我的暈船體質才剛開始好轉,小傑就跟我說接下來可能會有大風大浪,要我先找些水和乾糧、柔軟的布等保護好自己。我那時真的沒怎麼在乎他的話,因為船上的一切對我來說太新奇了,光是這種有帆的船就夠我冒險好幾天了,更別說還能和小傑、酷拉皮卡聊天,根本是宛如置身夢境啊。
  說到夢境,其實我還有點害怕這只是一場夢,但應該沒有人在夢中還想著自己是不是在作夢的吧,而且我這幾天捏了自己好多次,也沒什麼快醒過來的感覺,既然這樣我也不用再想了,如果是夢,更該好好享受啊。
  轉回現在,天空飄來好幾朵灰灰的厚雲,風變大了,大滴的雨也開始下,打在身上還真有點痛,幾小時前,小傑就奔向船長室去跟船長說這說那的,而我聽小傑的話抱著我才臨時拿來的水和乾麵包,縮到躺在吊床上的酷拉皮卡身邊。
  看到我來,他既沒有立刻問我蜘蛛的情報(這兩天他看到我也沒提這件事,我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在打什麼主意),也沒把我趕開,注意力全放在手裡的一本書上。
  「這次的雨有點大呢。」看他沒有反應,我只好先開口,煩人一向都是我的嗜好和拿手項目之一。
  「是啊。」冷靜地回答。
  「但小傑哥哥說明天還會有兩倍以上的大浪。」我又往他湊近了一些,然後把手中的東西放在地上。「他叫我先準備好這些東西喔。」我帶著略微炫耀的語氣說道,並開始把一罐罐的水排好。
  酷拉皮卡瞥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讚賞地點點頭,然後又不發一語地將視線轉回書上。
  「哈哈,不論是今天的浪或明天的浪,都擊不倒我雷歐力大爺的啦~」我才剛放好第一瓶水,一陣自大又狂妄的聲音便傳來,我連猜都不用猜是誰,因為對方已經傻呼呼地報上名字了。
  我都還沒看到來者的樣貌,一股酒臭味先撲鼻而來,我雖然沒喝過酒,但也聞得出這酒只是便宜貨。抬起頭,不意外地是穿著一身西裝、戴著眼鏡,醉醺醺的雷歐力。
  但我這幾天已經充分提醒過自己要注意言行舉止,當初為了莽莽撞撞認出酷拉皮卡的事我已經深深反省了兩個小時了,所以這次我沒有多加理會他。
  沒想到這個死不要臉的傢伙竟然自己湊到我們身邊,用帶著酒氣的嘴嘮嘮叨叨地說著自己以前的豐功偉業,內容是什麼我就不提了,反正他有一句沒一句的我也聽不懂。
  我強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水瓶上,而酷拉皮卡則是仍然旁若無人地繼續看書。
  好不容易在雷歐力的壓力下將九瓶水排成了完美的正方形,連標籤都轉向了同一面,下一秒船卻一個顛簸,正方形瞬間瓦解,還向四面八方滾去。
  「欸呀,已經來啦。」上一秒還一臉屁樣的雷歐力,邊踩著我的一瓶水邊換上了認真的表情。
  酷拉皮卡還是很淡然地收起書,在吊床上翻了個身準備睡覺。
  我則忙著撿剩下的水瓶。

  一分鐘之內,不知道是海水還是雨水的水已經漫進客艙了。
  我不得已只好又抱著那堆東西站起來,以免唯一的一件衣服(睡衣?)也被弄溼,這時候雷歐力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在我努力地在搖搖晃晃的船上用這小小的手hold住所有東西的時候,不經意地看到酷拉皮卡一臉安穩地躺在吊床上,忍不住就一肚子火,想了想,決定把所有水啊糧食啊都往他床上堆。
  我自己覺得我有小心輕放了,沒想到酷拉皮卡似乎根本沒睡著,睜開一隻灰色的眼睛冷冷看著我的舉動,盯得我全身不自在。
  「沒、沒貢獻的人自然要幫點忙啊。」我說著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話,試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本來以為酷拉皮卡會一句換十句,說些很有道理的長篇大論,結果他卻任由我放。
  沒想到船又是一晃,我整個人向前傾,幸好及時抓住吊床的邊緣,否則恐怕就要直接撲倒在酷拉皮卡的肚子上了。
  大概是看不下去我這毫無自保能力的樣子,酷拉皮卡從吊床上撐起身子對我說道:「妳坐這裡吧。」
  我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現在這情況很明顯是我居於弱者,所以……
  「謝謝酷拉葛格!」我露出自以為最燦爛的笑容向他道謝。
  「嗯。」他就這樣敷衍的一句,又拿出剛才枕著的書開始讀。
  我聳聳肩,本來以為他會讓出整張床給我的,結果居然自己還坐得好好的,不過看在他有那個心的份上也罷了。
  接下來的暴風雨我就不多說,就是搖、暈、停,再搖。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惜這樣猶如現在的天空一樣萬里無雲的好心情,才不到十分鐘就煙消雲散了。
  現在我全身縮成一小團,無力地靠在甲板上的一個小角落,沒有聚焦的雙眼看著十幾位水手一下拉拉繩子、一下搬搬貨物。
  頭腦昏昏沉沉的、肚子裡早上的麵包和煎蛋不停翻攪著,所以我一開始就不想吃了嘛!
  幸虧船上的人都對我很好,剛剛有兩名水手來問我身體還好嗎?需不需要去吊床上休息?我本來想如實回答的,但一想到那下面中空,又在海上搖來晃去的吊床……「我很好。」這三個字就脫口而出。
  不過這些關心應該都是因為我年紀最小的關係,話說,酷拉皮卡好像是十七歲來著?那我豈不是快比他老了嗎!哎,歲月不待人啊。
  「可幻!」正當我又在想些有的沒的之時,小傑開朗的聲音傳來。
  我虛弱地抬起頭瞥了一眼,酷拉皮卡跟他在一起,不愧是第一男主角啊,這麼快就交到朋友了。
  看我的樣子不對勁,小傑很貼心地在我身邊蹲了下來,開始拿出一大堆問題問我哪裡不舒服。
  「……暈船吧。」再聽下去我可能就會忍不住對他爆氣,還是趁我還忍得住的時候直接回答比較好。
  「哦,是這樣啊。」小傑立刻打開他的包包,從裡面東翻西找。
  「給妳,這是暈車的時候很有效的葉子喔!」小傑的手指捏了一片葉緣有著鋸齒狀的深綠色葉子對我露出笑容。
  我看了看葉子,這是要我吃下去?聞味道?還是泡在水裡喝?但我還是接了過來。
  「謝謝。」然後我擦都沒擦就一口吞掉。「這葉子的味道好嗆喔。」
  看著沒有反應的兩人,我知道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呃,可幻,這是要搓過之後塗在皮膚上的。」酷拉皮卡帶著尷尬的表情開口。
  我故意裝做一副很驚訝的表情,然後拿出口中的爛葉子。「欸,是這樣啊?」
  小傑笑著又拿出一片,撕碎後幫我按著太陽穴的位置。「可幻真可愛呢。」
  「嘿嘿~」我配合著笑了一下,在酷拉皮卡那陰沉的臉上一閃而逝的是笑容嗎?
  看小傑幫我塗完藥之後他們還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擠出笑容說道:「哥哥們可以先回去啊,我想要再吹一下風。」
  小傑的臉上充滿擔心。「沒關係啦,我可以在這裡陪妳。」
  我倔強地搖搖頭。「我想要一個人啦!」
  小傑和酷拉皮卡互看了一眼。
  「就讓她自己休息一下吧。」酷拉皮卡說道。
  「嗯……」小傑只好不甘不願地起身。
  臨走之前,酷拉皮卡還意味深長地回頭看了我一眼。安啦,蜘蛛的事我會一五一十地告訴你的,前提是故事劇情沒有因為我而改變的話啦……
  不過算啦,在海上還要航行一兩個禮拜吧,這段時間擔心什麼也沒用的。
  我伸了個懶腰,感覺好了很多。一陣風吹來,剛才小傑幫我塗了藥的地方涼涼的,真舒服。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年紀確實變小了以外,意外地是張很普通的臉。
  一點特色也沒有,走在路上就算撞了別人一下也會馬上被遺忘的臉。
  我的瞳孔是純黑色的,但外面的虹膜紅紅的,就像頭髮一樣。
  可能是因為剛睡醒,瀏海往上翹著,順著頭髮的弧度壓下來之後,應該是空氣瀏海的樣子。
  我仔仔細細地端詳著鏡中的“自己”,從輪廓到牙齒都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其實這女孩滿不錯的,皮膚白、牙齒也沒有蛀牙,更重要的是她的視力非、常、好。
  之前的我,雙眼的平均視力是零點二,但透過這雙眼睛,我似乎能看到窗外海的另一端。
  『海!?』我家可是在台北的最南端呢,怎麼會有海?
  我又立刻衝到窗戶旁,有一艘木頭做的船停在港口邊,而再進來一點則是一條乾淨的街道,現在街道上以同心圓的方式擠滿了人,我定睛一看,被大批人潮圍在中間的,是個穿著綠色衣服,比我(實際的)小的男孩子。
  男孩黑色的短髮尖尖地向天上翹起,他背後背著一個橘色的包包,從裡面伸出了一根長長的閃著金屬光澤的東西。
  「小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剛才女人說的“小傑哥哥”真的是指……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感到一陣頭暈。『小傑不可能出現在……』
  但眼前一望無際的海是真的,我抓著的窗框也是真的,再看看那些人也是真的,沒有任何攝影機或工作人員,我看得出來,那不是COS能做出來的東西。
  嚥了口口水,我把內心的話喊了出來:「我來到獵人的世界了!」
  正常人下一步應該會暈眩倒下去,不然就是震驚害怕,但這可是二次元啊!我夢寐以求恨不得來的獵人世界!
  我「喲呼!」地又叫了一聲,沒刷牙也沒洗臉就衝出了浴室。
  樓下,剛剛的女人已經在桌邊坐好,開始享用桌上的麵包及煎蛋,她看到我下來了也沒多說什麼,大概是以為我會乖乖坐下吃早餐吧。
  想得美!這麼美好的時刻怎麼可以浪費在食物上呢?我環顧了室內一圈,是個很樸素,帶有一點中古風格的客廳,正好符合鯨魚島上的住家。
  我欣賞夠了,蹦蹦跳跳地打開唯一一扇門,出去見小傑啦!
  沒想到我腳都還沒跨出去,那女人又開始叫。「小可!妳要去哪裡?」
  我一瞬間想無視她直接甩門離開,但我沒膽那麼做,就算穿越了也一樣。
  「呃……去看小傑。」我頂著女人嚴厲的目光,怯生生地回答。
  女人臉上浮現出一抹奇怪的神色,但隨即又沉下臉來。「吃完早餐才可以出門。」
  「欸~」這次我真的叫出來了,女人本來已經轉回去的頭又面向我這邊。
  「可幻。」她的語氣已經沒了溫柔,我猜她叫的是“小可”的全名。
  不用她再講第二次,我就小跑步到她對面的椅子上坐好,雖然心中還在不停地碎碎唸。『真是的,這女人搞什麼啊,沒事把我帶到這個地方又不讓我出門。』
  但後來我想到如果我真的穿越了,現在的又不是我的身體,那,我是不是有扮演好這身體原本角色的責任?
  可是我原本的身體呢?難道這看起來只有十歲的女孩的意識跟我對調了?她現在正使用著我的身體嗎?希望她別捅出什麼簍子來。
  一盤早餐就在我亂飛的思緒中解決掉了,回過神來,我的叉子已經沒東西可叉。
  我歡快地跳下椅子,稍微收斂地問女人:「那我出門囉?」
  女人把盤子收好,不甘不願地點點頭,我也懶得管她了,拉開大門往外面奔去是也!
  亮晃晃的陽光立刻照進我的眼睛,一時之間眼前一片白,什麼都看不見,等適應亮度後,我朝著人群聚集的方向跑去。
  還沒走進那個圈圈呢,我就聽到一群男人吆喝著要小傑好好打拚、力爭上游的聲音,還有小傑那特有的開朗嗓音在一一回應他們。
  『真的、真的是小傑!』我興奮地在原地跳了兩下,然後擠進人群中。
  可能是因為我現在的身高矮、體積小,我幾乎是被人潮推擠著就到了最前端。
  「小傑!小傑!」我努力揮動我的短手要吸引他注意。
  不過小傑一等一的聽力可不需要我提醒,他馬上就看到了我。
  「可幻,妳也來幫我送行啊!」
  看到本人又聽到聲音,讓我更加確定了,這真的是本人!
  『送行?那小傑現在是要離開鯨魚島去參加考試囉?』想到這裡,我腦中閃出了一個念頭。
  「我也想去考試!」我拉著小傑的袖口,開始扭著身子撒嬌。
  「欸,可幻,不行啦,獵人考試很恐怖的喔。」小傑驚訝地看著我說道。
  「人家也想去啦~」我開始努力擠出眼淚。『既然都來了,怎麼可以被困在這座鯨魚島上呢?』
  小傑一臉尷尬地看了看大家,大家也看了看小傑,原本熱熱鬧鬧的氣氛瞬間被我弄僵了。
  「可幻,別這樣嘛,我向妳保證,一考完試就會回來的!」小傑輕鬆地把我像哄小孩似地抱在胸前。
  我才不想管別人怎麼看我,反正現在我才十歲吧,繼續哭。「我不要啦!我也要去考試!」
  正當小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哄我的時候,那女人的聲音又出現了。
  「可幻,別纏著小傑哥哥,下來。」
  我的身子抖了一下,雖然才醒來沒多久,我已經開始有點害怕那女人了。
  「啊,MSN阿姨。」小傑如釋重負地說。
  等等,MSN?所以我姓MSN嗎?可幻.MSN?有夠怪的名字,不過在他們這個時代,應該沒有MSN吧,所以應該不用怕被嘲笑。
  「我不要!我也要去考試!」我還是抱著小傑的脖子。
  「可幻!」
  「我不要!」
  我們兩個僵持了大概一分鐘吧,直到有人打破了這不舒服的沉默。
  「這裡出了什麼事嗎?」
  我一聽到這聲音,倏地從小傑肩上抬起頭來。
  果不其然,看到了一頭黃色頭髮。
  「酷拉皮卡!」我再次興奮得叫出聲。
  男孩愣了一瞬,並立刻擺好戰鬥姿態。「妳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呃……我都忘了他們都還不認識呢,更不可能知道我。
  但我在學校跟同學混可不是混假的,即使成績不太能看,負責搞笑時訓練出的隨機應變能力,我一下就想到了條妙計。
  「小傑哥哥,請把我放下來。」
  「啊,嗯。」小傑一臉困惑,但還是照我說的做了,真是個乖孩子。
  我腳一落地,便抬頭挺胸地朝酷拉皮卡走去,我知道大家都在看著我,等著我下一步會怎麼做。我喜歡這種感覺。
  來到了酷拉皮卡面前,天啊,我真的變成一個小孩了啊,我竟然還要踮腳才能讓我已經抬著的頭對上的視線。
  我伸出手,本來想要勾勾食指叫他靠近的,不過既然現在只有十歲……也罷。
  於是我用了身為人類最應該使用的方式:溝通。
  「葛格,蹲下來一點嘛,我要跟你說的是祕密喔。」我試著露出最甜的笑容。
  他沒什麼猶豫就聽話地蹲了下來,大概是想通了我這個女孩子沒有耐何他的力量吧,雖然只是我憑空想像(事實也就是如此),但我還是略微地感到不爽。
  他蹲下後,換我要彎腰才能靠近他。我貼近他的耳邊,輕聲地說道:「我能告訴你蜘蛛的下落。」
  不用看也知道庫拉皮卡的眼裡一定閃過一抹鮮紅。
  但不愧是以冷靜著稱,他很快地恢復並輕聲問道:「我怎麼相信妳?」
  我聳了聳肩,繼續壓低聲音。「我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跟他們之間的關係,這樣還不夠嗎?要我把他們的名字背給你聽?」
  酷拉皮卡停頓了幾秒。「妳要我做什麼?」
  不愧是酷拉皮卡,就是好溝通!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
  「我希望你讓他們……」我斜眼看了看身後。「……同意讓我跟著小傑離開鯨魚島。」
  他又頓了幾秒。「我明白了。」
  接著他起身,自信滿滿地走進在一旁探頭探腦的人群。
  「可幻,這是妳認識的……」小傑連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酷拉皮卡打斷。
  「我想單獨跟這位女士談一下。」他的語氣很有禮貌,但也很冷淡。
  至於我媽(應該是),MSN女士,輕輕地點了頭,跟著酷拉皮卡走到大家聽不見的範圍。
  我們只能看到MSN女士一開始很激動地跟酷拉皮卡比劃著什麼,後來又像是在討價還價似地把手在空中揮舞。而酷拉皮卡一直保持著一貫的冷靜態度。
  「可幻,這是妳認識的人嗎?」小傑趁現在把剛才被插話的問題問了。
  「嗯,算是吧。」我說是也不對,不是也不對,也只能用這模稜兩可的回答了。
  「他看起來很可靠呢!」小傑又開始展現他陽光的本性。
  我沒有回答,就等著酷拉皮卡和MSN女士的商談結果,其實我連他有什麼想法都不知道,自然也沒辦法多做猜想。
  這時我注意到身後傳來規律的一聲聲“噠噠噠噠”,回頭一看,一名穿著水手服的男人一臉不耐地站在我身後,這麼說來,剛剛他是不是就站在酷拉皮卡旁邊?
  我都還沒想好要問什麼,小傑就直接問了:「這位先生,您有什麼事嗎?」心直口快的個性真叫人羨慕。
  男人暴躁地瞥了我們一眼。「還敢問我有什麼事,我們為了找那位遲到的小傑‧富力士,特地從船上下來找人啊。本來還想這位小哥看起來挺精明的,沒想到還給我拖後腿,這下行程會大耽誤啊……」
  小傑和我對看了一眼,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在我們面前講的嘛,不過看在我才是那個真正拖後腿的人,嘛,就算了。
  就在我們聽男人抱怨的過程中,酷拉皮卡已經談完了。
  他一路無視掉圍觀的幾十對目光,直直朝我走來。
  「妳母親同意讓妳跟我們一起走了。」
  我差點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大叫出聲,太棒了!我活了一輩子的夢想終於要在今天實現了啊!
  我用閃閃發光的眼睛望向小傑。「小傑葛格,馬麻同意了耶。」
  小傑看起來很為難地搔搔頭,轉向一旁的我媽。「MSN女士,妳確定嗎?」
  親眼看著她面色凝重地點頭,我恨不得立刻撲上小傑讓他帶著我出發!
  「那麼小傑葛格,我們就快走吧。」
  「嗯……」看著小傑還在思考,酷拉皮卡難得(?)為我說話。
  「也是,我們越早出發越好,不能再拖累到人家的行程了。」說完他走向穿水手服的男人。「給你們五分鐘道別,然後就要出航了,必需品路上再買就好。」
  我連忙附和地跟著點頭。
  「那好吧,如果MSN女士說可以的話……」小傑的眼神在我和那女人之間來回看著。
  「小可,過來。」MSN女士突然向我伸出兩隻手,我愣了一下,後來才想起她是我媽。
  我彆扭地走上前,乖乖讓她抱緊我,也努力試著去回抱一個陌生人。
  「小可,媽媽絕不是故意的,請妳原諒媽媽。」她邊說邊哭,熱氣直噴我的耳朵。
  我是不知道酷拉皮卡說了哪些好聽話能讓她這麼快就放我走,但那些都不重要了,重點是我可以去親身體會獵人裡的所有生活!
  所以我就像個普通的孩子一樣,摸摸媽媽的頭,輕輕地說著:「沒事的媽媽,我會乖乖的。」
  船鳴笛了。
  女人依依不捨地放開我,目光轉向小傑。「小傑,好好照顧可幻。」
  小傑用力地點著頭。「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她的!」
  我也揮揮手裝出一副傷心地樣子跟女人告別,然後頭也不回地跟在小傑身後走上甲板。
  收起錨,引擎轟轟地運轉著,船開動了。
  我靠在桅桿上吹著鹹鹹黏黏的海風,天好藍,海也好藍,我沒再回頭看鯨魚島,也不顧自己還穿著像睡衣的薄連身群,而腳上什麼都沒有。
  多久沒這麼輕鬆了?不用擔心課業,不用擔心說錯了什麼話被討厭,也不用擔心衣服是不是沒晾盤子是不是沒洗,沒有人管我要怎麼做或做什麼。
  獵人生活,我來了!

關於酷拉皮卡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疑點說明我已於第五章一起更新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結果一抬手只碰到了脖子。哎,手短腳短跟我原本的身體落差太大了啊。
  重新調整好手掌的落點,臉部五官的位置及樣貌都多少有了些改變,但只靠著觸感真的很難辨識出什麼。
  『不過頭髮至少能多少看到一點吧。』我伸手往後抓了一下,既然還是身為女孩子,應該是留長髮的。
  終於有件事在我意料之中,但下一秒,看著手中的紅黑混雜的長髮,我沉默了。
  這看起來不像染的,一束之中黑色和紅色的比例相當均勻,但卻參差不齊,有些髮尾是黑的,有些則是紅的,更多的是介於兩者之間有點咖啡的顏色。
  這麼小的孩子,應該不太可能染髮吧?我都十六歲了,家裡還是很反對我染髮或穿耳洞之類,即使我本來就沒什麼興趣。
  算了,我已經對這些事採取放任態度,反正世界上離奇的事太多了,我也不想一件去追究。
  放下握著的一束及腰長髮,我看了看長廊的另一邊,還有兩扇門,一定會有一扇是浴室或廁所之類的吧,這房子那麼大,二樓不太可能連廁所都沒有,大不了每個隔間都給他闖闖。
  於是我選了離我近的那扇門,門上有木頭花紋,但一看就知道只是表面而已,裡面八成是廉價的塑膠。
  在要推開門的前一瞬,我猶豫了。
  之前因為自己有了新身體而產生的腎上腺素已在短短的幾秒鐘內耗盡,現在我心中又重新填滿了恐懼,連清脆的刀具的碰撞聲都能讓我想到巫婆磨刀準備吃小孩的恐怖故事。
  原本都已經搭到門把上的手又收了回來。
  『如果有人躲在門後面怎麼辦?』
  『會不會等著我開門就一刀捅死我?』
  越想我越不敢開門了,就這麼呆站著,腦中不斷播放出恐怖片裡有人闖進陌生房間被殺掉的畫面。
  「小可,起床嘍~」突然冒出一句女人的聲音嚇得我震了好大一下。
  伴隨著叫喚的是有人走上樓梯的腳步聲。
  我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有人要來了!』但下一秒,等我消化完那女人的聲音後我又想道:『有壞人會叫人質“起床了”嗎?』
  而且“小可”是什麼意思?是個人嗎?又不是我的名字……
  一個念頭閃過,我用比跑出房間還快的速度又衝回去,還好上樓來的那個人還沒走到能看見我的範圍。
  等我跳回床上,蓋好被子裝成什麼都沒發生過之後,才開始思考剛才的事情。
  『如果那個“小可”是人名的話,他很可能就在我剛剛站著的那扇門後面!』
  一想到我曾跟一個陌生人那麼接近,還差點要進去他的房間,我的頭皮就開始發麻。
  『那麼那個女人叫醒“小可”是為了……殺我嗎?』
  不管怎麼想都令我不舒服,但我也不用再想下去讓自己活受罪了,因為就在此時,有個人推開了我房間的門!
  我連忙閉上眼睛,調整好呼吸。
  「小可!快起來!妳不是說要幫小傑哥哥送行的嗎?」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欸!?』我在心裡叫了好大一聲。
  但我還是不敢睜開眼睛。
  過了幾秒後,腳步聲走進我床邊,我忍不住又開始想著對方拿著菜刀要往我肚子上砍下去的畫面……
  「小可!起床了!」一隻手掀起了我抓得死緊的被子,另一隻手輕輕地拍打著我的臉頰,有哪個綁架犯會這麼溫柔的?
  我試探地微微睜開眼,是個女人,據聲音判斷,跟第一次呼喊的人是同一個。
  「小可,快起來,小傑哥哥再一小時就要出發嘍。」女人的聲音雖然有些不耐,但很溫柔。
  而我的思緒則是自動開始過濾。『小傑?我身邊有人名字裡有傑的嗎?』
  「小可!」女人又叫了一次,語氣裡的不滿非常明顯。
  看來現在配合她是最好的方法了,說不定只要她高興就不會殺我。
  於是我乖乖地睜開眼睛,乖乖地下床。
  但女人看起來還是一臉怒容。「快去刷牙洗臉,昨天說要帶給小傑哥哥的東西別忘了。」
  我從牙縫中好不容易擠出一句:「好。」女人就匆忙離開房間了,我聽到她下樓的聲音。
  雖說我答應了她,但我還是完全的一頭霧水。
  試探性地走出房間,這棟屋子看起來似乎和藹可親了一點點。
  在走向兩旁的門想找出浴室時,我心中仍不斷在想著“小傑”倒底是誰。
  當然第一個出現在我腦中的就是那頂著尖尖的刺蝟頭,臉上永遠掛著天真的笑容的小傑.富力士。
  「如果真是他的話,我還比較想遇到奇犽呢!」我讓自己有幾秒鐘的幻想時間。「怎麼可能嘛!」然後輕笑著嘲笑自己。
  但除了他,我真想不到我認識的人之中,有人會被稱呼為“小傑哥哥”了。
  話說,那女人叫著的“小可”應該是指我吧?她很明顯是看著我叫的。
  到了門前,我沒再猶豫就直接扭開喇叭鎖,還滿幸運的,才一次就找到浴室,裡面空無一人。
  我走到鏡子前,兩手抓著陶製的洗手台,因為雖然我沒有經驗,但還是會怕看到自己樣貌的時候會承受不住打擊。
  『拜託不要太醜拜託不要太醜拜託不要太醜!』我心裡只有這個想法。
  在短暫的禱告後,我鼓起勇氣抬頭一看……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頭好痛,眼睛好酸,身體好不舒服。
  我將整個身子蜷成蝦子狀窩在被子裡,額頭上冒出了好多汗珠,但我只覺得好冷。

  我翻了個身,枕頭已經被我的汗水浸溼了一片,好累,卻睡不著。
  一陣噁心的感覺襲來,我抓著被子,全身不停地顫抖,冷汗直流。
  過了大約一分鐘,那感覺才慢慢地褪去。
  我睜開佈滿血絲的眼睛,靜靜聆聽著我也不知道的什麼東西。『家裡好安靜呢。』
  對,現在是暑假,像我這種十六歲的高中少女應該要整天和朋友出去玩的日子,我卻在家裡被始終不退的高燒折磨。
  我爸媽都不在,身為獨生女,現在沒有人在我身邊。
  『如果我就這樣死掉了,會有人發現嗎?』這個念頭一冒出,我連忙閉緊眼甩掉它,人才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死掉呢,發燒讓我的思緒也跟著不清楚了嗎?
  我又翻了個身,伸長手從書桌上拿了張小卡片,寶貝般地抱在懷中。
  卡片傳來冷冷的溫度,跟我發著39度高溫的手掌形成強烈對比。
  「嗯……奇犽……」我喃喃唸著卡片上角色的名字,眼前黑忽忽地一片,我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當醒來的時候,才呼吸第一口空氣,就發現了事情不對勁。
  空氣中充滿了黏黏鹹鹹的海風味,還有微微的鄉下才會有的清新的味道。
  我的胃瞬間收緊。『我在哪裡?』
  等了五秒鐘讓眼球在驚慌狀態下聚焦,我看到的是一個我從沒見過的房間。
  『這是哪裡?』
  房間很空,除了一張小桌子、一個衣櫃和我現在躺著的床之外沒有其他擺設,但以我160多公分的身高來說似乎有點小,從粉粉的色調看來,像個小女孩的房間。
  似乎有人在做菜,隱約之中聽得到廚具互相敲擊的金屬聲,而外面則是有著不知名的鳥類“啊啊”的叫聲。
  我又躺了一下子,連動都不敢動,很害怕突然有人拿著刀或槍出現,但除了偶爾出現,像是外面有著市集的人群喧鬧聲之外,我什麼都沒聽見。
  一滴汗從我頰邊流下,現在不管到哪裡都是這麼熱,於是我決定起來,反正一直躺著也不是什麼好辦法。
  才剛抬手想掀開被子,我又發現了事情不對。
  的確有一隻手照著我的指示動沒錯,但,那不是我的手啊!
  我的手沒有那麼白晳也沒有那麼細,活像隻小孩子的手!
  我一驚,連滾帶踤摔地掉下了床。
  這時我看到我的下半身,薄薄的連身裙下有一雙細得連我本來的小腿都不到的腳,也不到我本來的長度,這分明就是個小孩子!
  我用不像是我的手摸摸不像是我的腳。
  這真的是我的身體!
  我嚇得連可能有壞人在外面都忘了,三步併兩步地就往門口跑去。
  以我現在的視角來說,身高大約只有150多公分。
  所以這房間的大小其實是很夠的,而之前覺得幾步就能到的門口,對我來說也變遠了。
  轉開幾乎在我胸口的門把,外面是一條走廊。
  而走廊的盡頭有個樓梯,做菜的聲音就是從下面傳來的。
  我差點就要往樓梯奔去,但我臨時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現在長什麼樣子啊?』

文章標籤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