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結果一抬手只碰到了脖子。哎,手短腳短跟我原本的身體落差太大了啊。
  重新調整好手掌的落點,臉部五官的位置及樣貌都多少有了些改變,但只靠著觸感真的很難辨識出什麼。
  『不過頭髮至少能多少看到一點吧。』我伸手往後抓了一下,既然還是身為女孩子,應該是留長髮的。
  終於有件事在我意料之中,但下一秒,看著手中的紅黑混雜的長髮,我沉默了。
  這看起來不像染的,一束之中黑色和紅色的比例相當均勻,但卻參差不齊,有些髮尾是黑的,有些則是紅的,更多的是介於兩者之間有點咖啡的顏色。
  這麼小的孩子,應該不太可能染髮吧?我都十六歲了,家裡還是很反對我染髮或穿耳洞之類,即使我本來就沒什麼興趣。
  算了,我已經對這些事採取放任態度,反正世界上離奇的事太多了,我也不想一件去追究。
  放下握著的一束及腰長髮,我看了看長廊的另一邊,還有兩扇門,一定會有一扇是浴室或廁所之類的吧,這房子那麼大,二樓不太可能連廁所都沒有,大不了每個隔間都給他闖闖。
  於是我選了離我近的那扇門,門上有木頭花紋,但一看就知道只是表面而已,裡面八成是廉價的塑膠。
  在要推開門的前一瞬,我猶豫了。
  之前因為自己有了新身體而產生的腎上腺素已在短短的幾秒鐘內耗盡,現在我心中又重新填滿了恐懼,連清脆的刀具的碰撞聲都能讓我想到巫婆磨刀準備吃小孩的恐怖故事。
  原本都已經搭到門把上的手又收了回來。
  『如果有人躲在門後面怎麼辦?』
  『會不會等著我開門就一刀捅死我?』
  越想我越不敢開門了,就這麼呆站著,腦中不斷播放出恐怖片裡有人闖進陌生房間被殺掉的畫面。
  「小可,起床嘍~」突然冒出一句女人的聲音嚇得我震了好大一下。
  伴隨著叫喚的是有人走上樓梯的腳步聲。
  我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有人要來了!』但下一秒,等我消化完那女人的聲音後我又想道:『有壞人會叫人質“起床了”嗎?』
  而且“小可”是什麼意思?是個人嗎?又不是我的名字……
  一個念頭閃過,我用比跑出房間還快的速度又衝回去,還好上樓來的那個人還沒走到能看見我的範圍。
  等我跳回床上,蓋好被子裝成什麼都沒發生過之後,才開始思考剛才的事情。
  『如果那個“小可”是人名的話,他很可能就在我剛剛站著的那扇門後面!』
  一想到我曾跟一個陌生人那麼接近,還差點要進去他的房間,我的頭皮就開始發麻。
  『那麼那個女人叫醒“小可”是為了……殺我嗎?』
  不管怎麼想都令我不舒服,但我也不用再想下去讓自己活受罪了,因為就在此時,有個人推開了我房間的門!
  我連忙閉上眼睛,調整好呼吸。
  「小可!快起來!妳不是說要幫小傑哥哥送行的嗎?」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欸!?』我在心裡叫了好大一聲。
  但我還是不敢睜開眼睛。
  過了幾秒後,腳步聲走進我床邊,我忍不住又開始想著對方拿著菜刀要往我肚子上砍下去的畫面……
  「小可!起床了!」一隻手掀起了我抓得死緊的被子,另一隻手輕輕地拍打著我的臉頰,有哪個綁架犯會這麼溫柔的?
  我試探地微微睜開眼,是個女人,據聲音判斷,跟第一次呼喊的人是同一個。
  「小可,快起來,小傑哥哥再一小時就要出發嘍。」女人的聲音雖然有些不耐,但很溫柔。
  而我的思緒則是自動開始過濾。『小傑?我身邊有人名字裡有傑的嗎?』
  「小可!」女人又叫了一次,語氣裡的不滿非常明顯。
  看來現在配合她是最好的方法了,說不定只要她高興就不會殺我。
  於是我乖乖地睜開眼睛,乖乖地下床。
  但女人看起來還是一臉怒容。「快去刷牙洗臉,昨天說要帶給小傑哥哥的東西別忘了。」
  我從牙縫中好不容易擠出一句:「好。」女人就匆忙離開房間了,我聽到她下樓的聲音。
  雖說我答應了她,但我還是完全的一頭霧水。
  試探性地走出房間,這棟屋子看起來似乎和藹可親了一點點。
  在走向兩旁的門想找出浴室時,我心中仍不斷在想著“小傑”倒底是誰。
  當然第一個出現在我腦中的就是那頂著尖尖的刺蝟頭,臉上永遠掛著天真的笑容的小傑.富力士。
  「如果真是他的話,我還比較想遇到奇犽呢!」我讓自己有幾秒鐘的幻想時間。「怎麼可能嘛!」然後輕笑著嘲笑自己。
  但除了他,我真想不到我認識的人之中,有人會被稱呼為“小傑哥哥”了。
  話說,那女人叫著的“小可”應該是指我吧?她很明顯是看著我叫的。
  到了門前,我沒再猶豫就直接扭開喇叭鎖,還滿幸運的,才一次就找到浴室,裡面空無一人。
  我走到鏡子前,兩手抓著陶製的洗手台,因為雖然我沒有經驗,但還是會怕看到自己樣貌的時候會承受不住打擊。
  『拜託不要太醜拜託不要太醜拜託不要太醜!』我心裡只有這個想法。
  在短暫的禱告後,我鼓起勇氣抬頭一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