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年紀確實變小了以外,意外地是張很普通的臉。
  一點特色也沒有,走在路上就算撞了別人一下也會馬上被遺忘的臉。
  我的瞳孔是純黑色的,但外面的虹膜紅紅的,就像頭髮一樣。
  可能是因為剛睡醒,瀏海往上翹著,順著頭髮的弧度壓下來之後,應該是空氣瀏海的樣子。
  我仔仔細細地端詳著鏡中的“自己”,從輪廓到牙齒都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其實這女孩滿不錯的,皮膚白、牙齒也沒有蛀牙,更重要的是她的視力非、常、好。
  之前的我,雙眼的平均視力是零點二,但透過這雙眼睛,我似乎能看到窗外海的另一端。
  『海!?』我家可是在台北的最南端呢,怎麼會有海?
  我又立刻衝到窗戶旁,有一艘木頭做的船停在港口邊,而再進來一點則是一條乾淨的街道,現在街道上以同心圓的方式擠滿了人,我定睛一看,被大批人潮圍在中間的,是個穿著綠色衣服,比我(實際的)小的男孩子。
  男孩黑色的短髮尖尖地向天上翹起,他背後背著一個橘色的包包,從裡面伸出了一根長長的閃著金屬光澤的東西。
  「小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剛才女人說的“小傑哥哥”真的是指……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感到一陣頭暈。『小傑不可能出現在……』
  但眼前一望無際的海是真的,我抓著的窗框也是真的,再看看那些人也是真的,沒有任何攝影機或工作人員,我看得出來,那不是COS能做出來的東西。
  嚥了口口水,我把內心的話喊了出來:「我來到獵人的世界了!」
  正常人下一步應該會暈眩倒下去,不然就是震驚害怕,但這可是二次元啊!我夢寐以求恨不得來的獵人世界!
  我「喲呼!」地又叫了一聲,沒刷牙也沒洗臉就衝出了浴室。
  樓下,剛剛的女人已經在桌邊坐好,開始享用桌上的麵包及煎蛋,她看到我下來了也沒多說什麼,大概是以為我會乖乖坐下吃早餐吧。
  想得美!這麼美好的時刻怎麼可以浪費在食物上呢?我環顧了室內一圈,是個很樸素,帶有一點中古風格的客廳,正好符合鯨魚島上的住家。
  我欣賞夠了,蹦蹦跳跳地打開唯一一扇門,出去見小傑啦!
  沒想到我腳都還沒跨出去,那女人又開始叫。「小可!妳要去哪裡?」
  我一瞬間想無視她直接甩門離開,但我沒膽那麼做,就算穿越了也一樣。
  「呃……去看小傑。」我頂著女人嚴厲的目光,怯生生地回答。
  女人臉上浮現出一抹奇怪的神色,但隨即又沉下臉來。「吃完早餐才可以出門。」
  「欸~」這次我真的叫出來了,女人本來已經轉回去的頭又面向我這邊。
  「可幻。」她的語氣已經沒了溫柔,我猜她叫的是“小可”的全名。
  不用她再講第二次,我就小跑步到她對面的椅子上坐好,雖然心中還在不停地碎碎唸。『真是的,這女人搞什麼啊,沒事把我帶到這個地方又不讓我出門。』
  但後來我想到如果我真的穿越了,現在的又不是我的身體,那,我是不是有扮演好這身體原本角色的責任?
  可是我原本的身體呢?難道這看起來只有十歲的女孩的意識跟我對調了?她現在正使用著我的身體嗎?希望她別捅出什麼簍子來。
  一盤早餐就在我亂飛的思緒中解決掉了,回過神來,我的叉子已經沒東西可叉。
  我歡快地跳下椅子,稍微收斂地問女人:「那我出門囉?」
  女人把盤子收好,不甘不願地點點頭,我也懶得管她了,拉開大門往外面奔去是也!
  亮晃晃的陽光立刻照進我的眼睛,一時之間眼前一片白,什麼都看不見,等適應亮度後,我朝著人群聚集的方向跑去。
  還沒走進那個圈圈呢,我就聽到一群男人吆喝著要小傑好好打拚、力爭上游的聲音,還有小傑那特有的開朗嗓音在一一回應他們。
  『真的、真的是小傑!』我興奮地在原地跳了兩下,然後擠進人群中。
  可能是因為我現在的身高矮、體積小,我幾乎是被人潮推擠著就到了最前端。
  「小傑!小傑!」我努力揮動我的短手要吸引他注意。
  不過小傑一等一的聽力可不需要我提醒,他馬上就看到了我。
  「可幻,妳也來幫我送行啊!」
  看到本人又聽到聲音,讓我更加確定了,這真的是本人!
  『送行?那小傑現在是要離開鯨魚島去參加考試囉?』想到這裡,我腦中閃出了一個念頭。
  「我也想去考試!」我拉著小傑的袖口,開始扭著身子撒嬌。
  「欸,可幻,不行啦,獵人考試很恐怖的喔。」小傑驚訝地看著我說道。
  「人家也想去啦~」我開始努力擠出眼淚。『既然都來了,怎麼可以被困在這座鯨魚島上呢?』
  小傑一臉尷尬地看了看大家,大家也看了看小傑,原本熱熱鬧鬧的氣氛瞬間被我弄僵了。
  「可幻,別這樣嘛,我向妳保證,一考完試就會回來的!」小傑輕鬆地把我像哄小孩似地抱在胸前。
  我才不想管別人怎麼看我,反正現在我才十歲吧,繼續哭。「我不要啦!我也要去考試!」
  正當小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哄我的時候,那女人的聲音又出現了。
  「可幻,別纏著小傑哥哥,下來。」
  我的身子抖了一下,雖然才醒來沒多久,我已經開始有點害怕那女人了。
  「啊,MSN阿姨。」小傑如釋重負地說。
  等等,MSN?所以我姓MSN嗎?可幻.MSN?有夠怪的名字,不過在他們這個時代,應該沒有MSN吧,所以應該不用怕被嘲笑。
  「我不要!我也要去考試!」我還是抱著小傑的脖子。
  「可幻!」
  「我不要!」
  我們兩個僵持了大概一分鐘吧,直到有人打破了這不舒服的沉默。
  「這裡出了什麼事嗎?」
  我一聽到這聲音,倏地從小傑肩上抬起頭來。
  果不其然,看到了一頭黃色頭髮。
  「酷拉皮卡!」我再次興奮得叫出聲。
  男孩愣了一瞬,並立刻擺好戰鬥姿態。「妳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呃……我都忘了他們都還不認識呢,更不可能知道我。
  但我在學校跟同學混可不是混假的,即使成績不太能看,負責搞笑時訓練出的隨機應變能力,我一下就想到了條妙計。
  「小傑哥哥,請把我放下來。」
  「啊,嗯。」小傑一臉困惑,但還是照我說的做了,真是個乖孩子。
  我腳一落地,便抬頭挺胸地朝酷拉皮卡走去,我知道大家都在看著我,等著我下一步會怎麼做。我喜歡這種感覺。
  來到了酷拉皮卡面前,天啊,我真的變成一個小孩了啊,我竟然還要踮腳才能讓我已經抬著的頭對上的視線。
  我伸出手,本來想要勾勾食指叫他靠近的,不過既然現在只有十歲……也罷。
  於是我用了身為人類最應該使用的方式:溝通。
  「葛格,蹲下來一點嘛,我要跟你說的是祕密喔。」我試著露出最甜的笑容。
  他沒什麼猶豫就聽話地蹲了下來,大概是想通了我這個女孩子沒有耐何他的力量吧,雖然只是我憑空想像(事實也就是如此),但我還是略微地感到不爽。
  他蹲下後,換我要彎腰才能靠近他。我貼近他的耳邊,輕聲地說道:「我能告訴你蜘蛛的下落。」
  不用看也知道庫拉皮卡的眼裡一定閃過一抹鮮紅。
  但不愧是以冷靜著稱,他很快地恢復並輕聲問道:「我怎麼相信妳?」
  我聳了聳肩,繼續壓低聲音。「我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跟他們之間的關係,這樣還不夠嗎?要我把他們的名字背給你聽?」
  酷拉皮卡停頓了幾秒。「妳要我做什麼?」
  不愧是酷拉皮卡,就是好溝通!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
  「我希望你讓他們……」我斜眼看了看身後。「……同意讓我跟著小傑離開鯨魚島。」
  他又頓了幾秒。「我明白了。」
  接著他起身,自信滿滿地走進在一旁探頭探腦的人群。
  「可幻,這是妳認識的……」小傑連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酷拉皮卡打斷。
  「我想單獨跟這位女士談一下。」他的語氣很有禮貌,但也很冷淡。
  至於我媽(應該是),MSN女士,輕輕地點了頭,跟著酷拉皮卡走到大家聽不見的範圍。
  我們只能看到MSN女士一開始很激動地跟酷拉皮卡比劃著什麼,後來又像是在討價還價似地把手在空中揮舞。而酷拉皮卡一直保持著一貫的冷靜態度。
  「可幻,這是妳認識的人嗎?」小傑趁現在把剛才被插話的問題問了。
  「嗯,算是吧。」我說是也不對,不是也不對,也只能用這模稜兩可的回答了。
  「他看起來很可靠呢!」小傑又開始展現他陽光的本性。
  我沒有回答,就等著酷拉皮卡和MSN女士的商談結果,其實我連他有什麼想法都不知道,自然也沒辦法多做猜想。
  這時我注意到身後傳來規律的一聲聲“噠噠噠噠”,回頭一看,一名穿著水手服的男人一臉不耐地站在我身後,這麼說來,剛剛他是不是就站在酷拉皮卡旁邊?
  我都還沒想好要問什麼,小傑就直接問了:「這位先生,您有什麼事嗎?」心直口快的個性真叫人羨慕。
  男人暴躁地瞥了我們一眼。「還敢問我有什麼事,我們為了找那位遲到的小傑‧富力士,特地從船上下來找人啊。本來還想這位小哥看起來挺精明的,沒想到還給我拖後腿,這下行程會大耽誤啊……」
  小傑和我對看了一眼,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在我們面前講的嘛,不過看在我才是那個真正拖後腿的人,嘛,就算了。
  就在我們聽男人抱怨的過程中,酷拉皮卡已經談完了。
  他一路無視掉圍觀的幾十對目光,直直朝我走來。
  「妳母親同意讓妳跟我們一起走了。」
  我差點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大叫出聲,太棒了!我活了一輩子的夢想終於要在今天實現了啊!
  我用閃閃發光的眼睛望向小傑。「小傑葛格,馬麻同意了耶。」
  小傑看起來很為難地搔搔頭,轉向一旁的我媽。「MSN女士,妳確定嗎?」
  親眼看著她面色凝重地點頭,我恨不得立刻撲上小傑讓他帶著我出發!
  「那麼小傑葛格,我們就快走吧。」
  「嗯……」看著小傑還在思考,酷拉皮卡難得(?)為我說話。
  「也是,我們越早出發越好,不能再拖累到人家的行程了。」說完他走向穿水手服的男人。「給你們五分鐘道別,然後就要出航了,必需品路上再買就好。」
  我連忙附和地跟著點頭。
  「那好吧,如果MSN女士說可以的話……」小傑的眼神在我和那女人之間來回看著。
  「小可,過來。」MSN女士突然向我伸出兩隻手,我愣了一下,後來才想起她是我媽。
  我彆扭地走上前,乖乖讓她抱緊我,也努力試著去回抱一個陌生人。
  「小可,媽媽絕不是故意的,請妳原諒媽媽。」她邊說邊哭,熱氣直噴我的耳朵。
  我是不知道酷拉皮卡說了哪些好聽話能讓她這麼快就放我走,但那些都不重要了,重點是我可以去親身體會獵人裡的所有生活!
  所以我就像個普通的孩子一樣,摸摸媽媽的頭,輕輕地說著:「沒事的媽媽,我會乖乖的。」
  船鳴笛了。
  女人依依不捨地放開我,目光轉向小傑。「小傑,好好照顧可幻。」
  小傑用力地點著頭。「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她的!」
  我也揮揮手裝出一副傷心地樣子跟女人告別,然後頭也不回地跟在小傑身後走上甲板。
  收起錨,引擎轟轟地運轉著,船開動了。
  我靠在桅桿上吹著鹹鹹黏黏的海風,天好藍,海也好藍,我沒再回頭看鯨魚島,也不顧自己還穿著像睡衣的薄連身群,而腳上什麼都沒有。
  多久沒這麼輕鬆了?不用擔心課業,不用擔心說錯了什麼話被討厭,也不用擔心衣服是不是沒晾盤子是不是沒洗,沒有人管我要怎麼做或做什麼。
  獵人生活,我來了!

關於酷拉皮卡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疑點說明我已於第五章一起更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