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過後,已經是黎明了。

  中途在風最強雨最大的時候,小傑有回來一下看看我,順便照顧那些吐得七暈八素的人,不過馬上又被船長叫了出去,酷拉皮卡和雷歐力也是,因為小傑有跟船長說過我不是要參加考試的(畢竟我連申請表都沒有啊),所以我就乖乖地坐在吊床上跟暈船的痛苦搏鬥。

  我想他們八成就是開始了那段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吵架,然後小傑跳下去救某個船員的那段吧,我在客艙裡只能聽到一點點像有人在大叫又像海浪捲起的聲音,不過看著早就知道的事情在眼前實際走過一次的感覺還真微妙。

  總之,我當時已經暈到無暇管那些事了。

  當風浪變小的時候,折騰了一晚的我就這麼昏睡到靠岸。

  下船後,船長告訴我們要去獵人試驗最好朝著山上那棵杉樹走,然後小傑介紹了雷歐力給我認識,他看起來完全不記得自己曾找我搭過話,我也就順其自然地當作這是我們的初次見面。

  後來就依著我的預測(故事情節),雷歐力堅持搭巴士,而我和酷拉皮卡則跟著小傑往杉樹走。

  附帶一提,在船上時某個好心的船員看我在這一月初光著腳,送了我一雙他們水手穿的船型鞋,而且大小居然還滿剛好的。

  回到主題,路上小傑突然開始和酷拉皮卡談起我的去留問題,其實我本來是以為憑他這種粗線條,可能到了獵人試場才會想到,不過既然現在都提了,我也不反對提早決定啦。

  「我是覺得在靠近試場的地方找個能信任的人讓她寄住在那裡是最好的。」酷拉皮卡說道。

  「可是我完全沒有認識的人?。」小傑抓抓刺蝟頭,一臉苦惱地說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酷拉皮卡淡淡地笑道:「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等到了試場再說吧。」

  我也覺得酷拉皮卡的想法不錯,雖然我也滿想去看看獵人考試,不過像我這種才下船走了幾步就喘吁吁的小女孩來說,鐵定在第一關就被刷掉的。

  一路上我感覺得到小傑和酷拉皮卡故意配合著我的速度在走著,還為了保持輕鬆的氣氛不停聊著天,但就算是這樣,已經連續走了兩小時的上坡,我的腿開始不聽始喚地抖了。

  「小……小傑哥哥。」我一說話才發現我比想像中還喘,差點呼吸不過來。

  「怎麼了?」小傑低頭看向我,呼吸還是跟平常一樣順暢。

  我咳了幾下才能繼續說話。「我……走不動了。」

  小傑歪了歪頭想了兩秒。「那我背妳吧。」說完就直接在我面前蹲下。

  看著小傑那精瘦的背,突然有種我一趴上去他就會立刻被我的重量壓垮的感覺,不過我現在可是十歲小女孩呢,應該沒事的吧。

  所以我也毫不客氣地爬了上去。

  「嘿咻!」小傑輕而易舉地背著我站了起來,還是連喘都沒喘一下。「我們繼續走吧,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點點頭,於是我們又開始了似乎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

  少了我的拖累,行進速度幾乎快了兩倍,雖然中途在雷歐力氣喘吁吁地追上我們之後有稍作休息,但大概才幾十分鐘後,我們就到了那座令人毛骨悚然的村落。

  「這裡是怎樣啊,陰森森的,一個人也沒有。」雷歐力依照劇情講出了這句話。

  「欸?這裡不是有很多人在嗎?」小傑說。

  「對,別太大意了。」酷拉皮卡回答。

  雷歐力又一臉茫然地問道:「你們怎麼知道的?」

  酷拉皮卡:「你聽不到有人呼吸的聲音嗎?」

  小傑:「還有衣服摩擦的聲音,他們應該是躲起來了吧。」

  正當我覺得很好玩時,雷歐力卻突然跳脫劇情,一臉憤慨地把臉轉向我。「喂,小鬼,妳有聽到什麼嗎?」

  我誠實地搖搖頭,反正我本來就毫無任何能力可言,聽不到也沒什麼好丟臉的。

  「哈,」雷歐力露出了笑容。「可見這裡還有個普通人。」

  我沒有回答他,而是開始觀察這座村子的樣貌。

  雖然在漫畫和動漫裡都看過了,但實際親身體驗的感覺真的不一樣,這裡的一磚一瓦、長在縫裡的雜草、會讓你打噴嚏的灰塵……都是真的,你一伸手就摸得到。

  然後那個老婆婆出現了,拿著一根有著紅寶石的棍子,身後圍著一大群髮型一樣、戴著像防毒面具的東西的人,口中則不停喃喃唸著什麼語句。

  小傑、酷拉皮卡和雷歐力三人都很警覺地後退了一步,因為我已經知道後來的發展,所以完全沒有想防範的意思,但為了融入劇情……退就退吧。

  老婆婆仔細打量了我們四人,突然大叫了一聲:「機智考驗快問快答!」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我們沒有人答話,老婆婆也不在意,開始解釋她的工作,後來的事,相信大家都很瞭解,我也不再多說明,總之,我們在花了兩個小時出了老婆婆指引我們的隧道後又走了兩個小時,以小傑的視力才看見那棟在杉樹下的房子,後來成功讓兇狐狸認可了我們的實力(這段時間我都跟雷歐力一起安全地待在房子裡照顧“先生”),然後牠們帶我們到了考試入口的牛排館附近的城市,安排了一間四人房讓我們休息。

*在這裡的黑字是我本來打了一大堆又把它全部提出來的內容*

  我們沒有人答話,老婆婆也不在意,開始解釋她的工作:「你們是要通過這裡去那棵樹的獵人考試考生吧?要到杉樹那裡,通過這裡是最快的方法,接下來我會出一道題,你們要在五秒之內給出答覆,回答錯誤者就是失敗,不能參加今年的獵人考試。」

  「嗯,連這裡也是獵人考試的關口啊。」酷拉皮卡喃喃道。

  老婆婆又繼續說:「回答只能選一或二,其他答案全都算錯!」

  「欸~我們四人要答同一個題目?」雷歐力開始大呼小叫。「所以如果這傢伙答錯了,我也會失去資格嗎?」他指著酷拉皮卡,很明顯就是針對。

  「我倒是比較擔心你會不會連累我。」酷拉皮卡撥開他的手。

  「可是只要我們三人有人知道答案就可以過關啦!」小傑笑笑地說。

  雷歐力抓抓短短的頭髮。「你說得也對……」

  「喂,快出題目吧。」我們身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我們同時回頭,是那個大鼻子的男人。

  他說他在港口那邊偷聽到了船長告訴小傑的話,於是一路跟著我們上山。

  我們對他要先答問題也沒有意見,所以老婆婆就開始出了題。

  後來的事,相信大家都很瞭解,我也不再多說明,總之,我們在花了兩個小時出了老婆婆指引我們的隧道後又走了兩個小時,以小傑的視力才看見那棟在杉樹下的房子,後來成功讓兇狐狸認可了我們的實力(這段時間我都跟雷歐力一起安全地待在房子裡照顧“先生”),然後牠們帶我們到了考試入口的牛排館附近的城市,安排了一間四人房讓我們休息。

  一進到房間,經過兩週海上生活和今天一整天的爬山跋涉的我近乎是滿懷感激地撲到床上,但一身黏膩的汗臭味又把我硬是挖了起來。

  雖然肚子也很餓,但我相信我的肝糖和升糖素能幫我渡過今晚的,所以目前的首要任務還是——洗澡!

  相對於把這裡當作自己家隨意的我,其他三人都在弄著自己的東西,小傑在床邊看他的(金的?)釣竿是不是還閃閃發光,酷拉皮卡在電視前排著包包裡的書,雷歐力則坐在另一張床上拿了紙巾拚命想擦掉公事包上的汙痕。

  確定沒有人注意我之後,我偷偷蹭到了小傑身邊。「我想洗澡。」

  「好哇,可幻先去洗吧。」小傑一定只單純地想到“洗澡”這個動作吧。

  我在內心嘆了一口氣。「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

  小傑摸著釣竿的手突然僵住。「我也沒有啊哈哈哈。」一臉尷尬。

  其實我本來也不太期待能從小傑這裡得到什麼有用的建議,他好像除了這套青蛙裝之外只有穿過汗衫?好吧,下一個!

  我在酷拉皮卡的身邊蹲下。

  「怎麼了?」他難得對我露出笑容,可能是燈光的關係,金黃色的頭髮映著他勾起的嘴角,一瞬間真有點令我心動,看吧,笑一下多帥,總比成天冷著一張臉好太多了。

  雖然在這種仿佛戀愛少女漫畫情節的時刻不該提這種事情,但我還是說了出口:「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

  酷拉皮卡的笑容也立刻僵住。「我這裡也沒有呢。」

  我在心裡欲哭無淚。『你們都是怎麼忍受每天穿同一套衣服的啊!』

  最後只剩下雷歐力了,我抱著幾乎是絕望的心情朝他走去,酷拉皮卡在我身後用愛莫能助的眼神看著我離開。

  「雷歐力~」先來個長音絕對沒有壞處的。

  雷歐力本來正要鬆開領帶,看到我一臉有求於他地湊近,表情馬上轉為警戒。「妳這小鬼想幹嘛?」

  「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我重複了第三遍。

  「呃……」雷歐力先是愣了幾秒。「身為女孩子怎麼可以沒有衣服換呢?走,我們現在就出去幫妳買幾件。」

  沒想到雷歐力意外地重視這件事情,不過……「現在已經是半夜了,雷歐力。」酷拉皮卡又回復他冷靜的語氣。

  「疑?」雷歐力被糾正後還搞不清楚狀況。

  「就是這樣啊,你有衣服可以先借我穿嗎?等明天這件衣服乾了再還你。」我拉起這件有點髒的白色連身裙,這幾天要不就待在溫暖的船艙,要不就在走山路,雖然有時多少會覺得冷,但我也還撐得下去。

  「有是有啦。」雷歐力摸著下巴說。

  竟然在最不可能的人身上找到了奇跡!我高興得盯著他瞧,看他會拿出什麼來給我。

  雷歐力提起他的公事包,從裡面抽出一件藍白條紋的男用襯衫。「這個,妳穿嗎?」

  「……」我沉默了兩秒,既然現在沒有其他選擇,那就將就著穿吧。

  我接過那應該跟我的連身裙一樣長的襯衫,禮貌性地說了聲:「謝啦。」就鑽進浴室了。

下一篇會寫大家出浴的場景喔ㄏㄏ

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