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開浴缸旁的水龍頭,等了一會後熱水便隨著蒸氣一起流了出來,我早就迫不及待脫下一黏在身上的衣服,水待會再放吧,先沖個澡。
  我拉起水龍頭上的栓子改為淋浴,啊,溫暖的水沖在身上的感覺真好。
  然後我又用了一大堆洗髮乳和沐浴乳,全身上下洗了三遍,在船上的時候我可是只能在角落乾擦啊。
  等我洗夠了,連牙也刷好了,浴室裡已經煙霧瀰漫,你以為我這麼輕易就要出去了嗎?怎麼可能,還有泡澡呢。
  滑入略燙的一缸水中,享受著水因為自己的體積而外洩的快感,在我(現實的)家裡可沒有浴缸,只有偶爾到外面過夜時才能泡澡。
  我閉上眼睛用嗅覺和觸覺感受著這美好的時刻。
  我大概泡了十幾分鐘吧,一直到我頭昏腦脹後我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出來,我可不希望有人看到我昏倒在浴缸裡。
  飯店給的毛巾很多,所以我用一條擦乾身體,另一條把頭髮纏成海螺狀。套上雷歐力的襯衫後,我站在超寬的鏡子前端詳著自己。
  『根本和原來一樣啊。』不出我所料,身材高大的雷歐力的襯衫穿在十歲的我身上,幾乎和一開始的連身裙一樣長。
  後來我又在流理臺洗了那件我穿了兩週的連身裙和內衣褲,我本來連鞋子也想洗的,但後來覺得一個晚上應該乾不了,就先等等吧。
  但現在我遇到了兩個問題。
  我要穿著溼答答的內衣褲嗎?
  內衣嘛,以我的胸部目前的發育來說一晚不穿也是可以的,但內褲呢?就算外面三人之中真的有人帶換洗內褲,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借我吧,光是能要到這件襯衫我就心懷感激了。
  那我要穿溼答答的內褲嗎?一來穿上去不舒服,二來會弄溼襯衫,這樣穿著變透明的襯衫豈不是跟沒穿差不多?
  所以這個問題我很快就解決了,答案是都、不、穿。
  第二個問題:那我洗好的衣服要掛在哪裡晾乾?
  很不幸地,雖然我們的房間有陽台也有晾衣桿,卻沒有衣架,要我跟櫃台人員要?穿著這件襯衫去嗎?當然我也不好意思請外面那三位去幫我要這種東西。而直接掛在上面的話,放上去並不是問題,小傑只要輕輕一蹬連天花板都碰得到,但放上去之後會不會被風吹下來?掉到地上怎麼辦?溼溼的可是會沾上很多灰塵啊,何況如果不是掉在陽台,飄下去了的話我可沒臉找服務人員要啊。
  經過再三考慮,我打算用吹風機吹乾,這樣不但可以快速解決,也不用擔心會防害風化或明天還沒乾、穿起來冰冰涼涼的等問題。
  不過我還是不想把內褲穿上去就是了,問為什麼的話……我喜歡啊。
  決定好了之後,我拆下裹著頭髮的毛巾披回架上,拿好洗過的衣服,帶著清清爽爽乾乾淨淨的身體走出浴室。
  「我洗好嘍~下一個換誰?」我揮著手想順便吸引他們注意,卻忘了我手上拿著內褲啊!

  三人一陣沉默,我連忙把手收回來。
  接下來說要洗的是小傑,我先把衣服掛上椅背(不要覺得我噁心,還有什麼能放溼衣服的地方你說啊),然後在小傑進去之前拿了吹風機出來,開始淡然地吹我的內衣褲。
  而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大概是第一次這麼有默契地對我視而不見。
  吹完衣服後,我把它們折好疊在桌上,不久,小傑也出來了,他尖尖的刺蝟頭已經整個塌了下來,有點像西索頭髮弄溼後的樣子。
  我好奇地上前揉一揉,髮質很軟嘛,為什麼翹得起來啊?我把我的疑問告訴小傑,還問他是不是有偷偷上髮膠,他歪著頭問我髮膠是什麼,還說每天早上睡醒後頭髮就是平常那個樣子了。
  接下來是雷歐力,酷拉皮卡說他輪最後一個就好了,現在他又拿起一本書開始讀。
  我跟小傑沒什麼好聊的,他的事我大概都在動漫和漫畫裡看過了,而且雖然同樣出身鯨魚島,但我也不知道可幻之前是個怎麼樣的人、做過哪些事,還是不要自暴其短好了。

*這裡黑字再次附上第一版劇情,但後來因為寫不下去(笑)就改掉了*
  所以我將目標轉向並非男主(我認為是小傑和奇犽)的酷拉皮卡。
  我先在他身邊盤腿坐好,因為他感覺就是那種會糾正小孩不禮貌舉動的人。
  「你不會想快點洗澡嗎?」我想不到什麼話題,腦中最先冒出的就是這個了。
  酷拉皮卡的眼神還是在書上。「還好。」
  「我倒是覺得洗澡很舒服呢。」我繼續說。
  他沒有回答。
  「你在看什麼書啊?」我歪頭湊了過去。
  「我們族裡的歷史。」他看都沒看我一眼。
  我抬起頭想跟他一起看,那本書很舊了,書頁已經泛黃,邊緣也破損得參差不齊。而且我發現,裡面印的都是些我看不懂的文字。
  沒想到小傑居然主動跟我講話:「可幻,剛才我們討論過了,在我們去參加獵人考試的時候,妳就先待在這家旅館吧。」
  我本來很希望他們可以忘掉這回事,然後把我帶去獵人考場的,畢竟我最想見到的其實還是奇犽啊!
  不過我真的沒什麼東西可以拿來說服他們,我沒有實力就算了,可是連考生報名卡也沒有啊。
  所以我決定先從阻礙下手。「那,錢怎麼辦?」
  「雷歐力和我還有一些存款,獵人考試頂多十天,我們這些錢應該夠妳日常生活了。」酷拉皮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束口袋,裡面有硬幣叮叮噹噹的聲音。「明天我們退房後會再幫妳訂一間單人房,但人身問題妳就要自己負責了。」他的眼裡似乎閃過一抹精光,讓我忍不住猜想他是不是開始懷疑我的真實年齡其實不只十歲。
  「就是這樣了,可幻妳自己要小心喔。」小傑一臉理所當然地樣子,我小時候可沒有每天在深山玩啊!
  我欲哭無淚。『天啊你們就這樣放任一個十歲小女孩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住一週嗎?會這樣我也是醉啦!』
  所以我未來的日子就在我洗澡的時候被決定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