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前天(8/3)做的夢哈哈
所以是架空的,不過真真實實都是我夢到的!
架空點:五月天成員全為我校(看你們能不能猜出來哪校w)高二熱音社
如果不能接受這些設定的人就不用看下去了

  擠滿人的大禮堂裡,打著不專業聚光燈的舞台上,出現了下一場五人組的表演。
  稀稀落落的掌聲響起,最大聲的反而集中在座位的兩側和中間的兩排走道,那是新生訓練時學長姊坐的地方。
  這也難免,經過前面七個社團,幾十場沒有休息的表演,不管是誰都會耐不住性子。
  「大家好,我們是五月天!」
  比剛才稍微熱烈一點的掌聲,再加上寥寥幾個可能是同社、同學的學長姊的歡呼。
  剛剛說話的是在燈光下頂著一頭金毛的主唱,他似乎也對這種冷淡的反應見怪不怪,咬著下脣對身後的四人點點頭,在把制服袖子捲起來的其中一名電吉他手耍帥地刷了個C和弦後,坐在最後面戴著眼鏡的鼓手敲了四下預備拍。
Let's go party party all night
Oh, oh, oh, oh
Hey lonely lonely good bye
Oh, oh, oh, oh

  從台下一年級新生的表情可以看出,這不是場能拿來誇口的表演。
  『又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可不可以快點結束?』
  『這種程度,我上去還唱得比他好。』
  這些話語完全顯示在大家裝出笑容的臉上。
  「阿信又搞砸了啊。」
  「你還真的照他要求這樣叫他喔,真是笑死人了。」
  「溫尚翊吉他彈那麼好,為什麼要選他當主唱啊?」
  「對啊,還創了什麼“五月天”,跟五月花一樣用過就丟嗎?」
  「真不知道他們驗團是怎麼通過的。」
  「一定都是靠樂手carry啦。」
  台下學長姊的竊竊私語也越來越狂妄。

註:雖然有說信總在高中是風雲人物,但在我的夢裡是這樣的
  一首本來該是很歡快、能帶動現場節奏的歌,在只有台上五個人自嗨著,沒人跟著拍手、甚至幾乎沒有人認真在聽的情況下結束了。
註:在這裡我沒有夢到派對動物是不是他們寫的,所以沒寫
  大家禮貌性地拍手鼓掌,剛剛還抱怨著的學長姊也紛紛換上恭賀的笑臉走向舞台。
  台上,陳信宏帶著與剛才唱歌時完全不同的靦腆,雙手緊張地握著麥克風,說道:「想跟我們拍照的可以到前面來喔。」
  「我我我要跟你拍!」一名剛才也參了一腳的學長大聲地叫著跑向台下。
  有一些新生也跟著拿著手機站了起來往前面走,陳信宏臉上的表情放鬆了不少。
  已經有幾個人走到低矮的舞台旁,握著手機要跟陳信宏合照,他望向後方還在收著線的兩個吉他手、一個貝斯手,還有已經起身的鼓手,沒有立刻接過手機。
  等全員都把該弄的弄完後,他才笑著要大家靠在一起,一一和小粉絲們合照,溫尚翊和石錦航甚至連吉他都還背著來不及收好。
  大概才兩三分鐘,人潮就散得差不多了,陳信宏和團員走下舞台的階梯,屬於他們的那四分鐘已經結束了。
  他知道自己唱得沒有很好,在台上的好處就是視野好,新生們的表情、同學們聚在一起私語的樣子,他都看到了。
  但他還是掛著笑容,至少在大家面前,要裝得風光,可是心裡那澀澀的感覺、眼睛那酸酸的溫度,他知道自己已經快承受不住。
  「嘿,我覺得你唱得很好欸。」
  一道開朗的聲音讓陳信宏停下了腳步,身後的四人也跟著停住,那是在對他說話嗎?竟然除了團員之外會有人在這不需要假裝的時候誇獎他!?
  他的視線在前面的人群中飄移,從聲音的方向尋找著剛才說話的人。
  一隻手伸向空中做了個無聲的彈指動作,抓住了他的目光。
  在第一排,是個女的,她正對著他笑著。
註:對啦沒錯那就是我,然後設定是她雖然也是高二但她跟他們五個都不認識,不要問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啦
  「幹嘛一直看我?我太帥?」女孩無恥地問出這個問題,陳信宏才發現自己應該要回她點什麼。
  他乾笑了兩聲,感覺淚水已經在眼眶盤旋。「謝謝。」他的聲音沒有在台上的穩定,顫抖著又帶著些許的哭腔。
  「阿信,走吧。」溫尚翊在他身後催促著,似乎是感覺到他快崩潰的情緒,還忿忿地瞪了女孩一眼。
  陳信宏吞了口口水,硬是壓下眼淚,轉過頭去。
  但女孩被溫尚翊白白瞪了一眼,可不打算就這麼罷了。
  「欸,你就是溫尚翊?」她叫住已經走到她身後的他,一隻手跨在椅背上,擺著一張臭臉。
  「安怎?」溫尚翊右手搭在陳信宏肩上,左手扶著吉他,也不想掩飾自己的不爽。
  這時中場主持人已經上台講著冷死人的笑話,漆黑的台下沒有人多看他們一眼。
  而毫無關係的其他三名團員一臉無辜,心裡卻想著:『又有好戲可看了。』
  女孩露出冷笑。「彈吉他很帥喔?」語氣裡滿滿的挑釁。
  「超帥。」若是平常,溫尚翊一定會好好的跟她說清楚講明白他到底是哪裡惹到她,但現在,他不想再跟她瞎耗,敷衍地回了一句就又回過頭要走人。
  「有比我帥嗎?」身後又立刻補上一句刺激他的欠扁語氣。
  他放下右手,轉過全身面對女孩,並露出笑容。「要比嗎?」
  「來就來。」
  突然,溫尚翊覺得這女孩也沒那麼討厭,雖然她完全就是標準的屁孩個性,但有話直說,毫不忌諱的個性跟自己還真有點像。
  「班級座號?」溫尚翊挑眉,語氣沒那麼衝了。
  「二年十班十六號。」女孩露出有點奸詐的笑容。
  『跟我們同年!?怎麼沒見過她?』溫尚翊想著,但說出口的是:「我之後再去找妳。」
  「隨時奉陪。」
  他看著女孩轉過身去聽主持人講話,重新扶著陳信宏走向觀眾席後方有著廁所的出口。

然後如果好評(FB讚 留言 點閱率)好的話我可以繼續掰(#)後續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