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想世界上有這麼多動物可以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謢法嗎的時候突然想到我的護法會是個什麼奇葩的東西
*後來又想到化獸師能自己選要變成什麼動物嗎?但後來覺得就算可以那麼高深的魔法我應該也學不起來(ˊOwOˋ)
*時間設定:三年級(耶\路平/\路平/\路平/\路平/\路平/)  傍晚,哈利一個人坐在交誼廳的爐火邊一張不怎麼舒服的椅子上翻著他的占卜課本,不管他怎麼看就是搞不清楚上面一堆奇奇怪怪的解夢法。妙麗為了她那一堆不知道怎麼上得完的課到圖書館查資料去了,榮恩則表示斑斑的情況越來越惡化,也跟著妙麗往圖書館跑,想找一些關於寵物鼠的照料方法。
  哈利看看錶,再十五分鐘就九點了(我心目中的傍晚是1800~2000這段時間),人潮已經漸漸散去,只剩下十幾個一、二年級,比較沒有課業壓力的學生分散在廣大的交誼廳裡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哈利隨手將課本丟在旁邊的矮桌上,想著榮恩和妙麗也該回來了,難道他們忘了學校為了因應天狼星‧布萊克而制定的門禁時間嗎?但同時,他的思緒卻又再度飛向他昨晚跟路平教授學習護法咒的場景。
  當他絞盡腦汁試著想出一個能讓他召喚出實體護法的快樂回憶時,有人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過頭,本來預計看到的是手上捧著一大疊書的妙麗或為斑斑擔心的榮恩,但他兩個都猜錯了。
  「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年紀似乎跟他差不多的女孩,她留著及肩的金髮,不是像跩哥那種白金色,是黃得有點不正常,像陽光般溫暖的黃色。
  在哈利因為與自己的猜測相差太遠而愣住的那一秒,他發現這個女孩其實長得很中性,從背後或側面看也許會認為她是個貨真價實的女生,但從正面的話……哈利在盤算著是否要修正之前的描述。
  「呃……妳好。」哈利最後決定既然她留著長髮,長相也算清秀,就暫時把她當女孩看吧,畢竟把女孩子認成男生比把男孩子認成女生還容易令她們傷心。
  在他回應的時候,哈利看到女孩的視線掃過整個交誼廳,並露出一副頗感興趣的淡笑。
  但她很快變收回視線。「你是哈利‧波特嗎?」女孩問道。
  「是啊。」經過柯林‧克利維(我絕對不會說我不知道他名字怎麼拼#)事件後,哈利對這種第一次見到從小聽到大的英雄的問句已經見怪不怪。
  但這次他又猜錯了。
  女孩停頓了一下,原本在他身後幾尺的視線轉向他,哈利回頭想看女孩剛才注意的那個點,只看到一名一年級的男孩轉過頭去跟他的另一個朋友講話。
  「聽說你在學護法咒?」
  哈利因為太過驚訝而傻住,他不知道這個消息竟然傳出去了,還傳得那麼快!他今天一早才告訴榮恩和妙麗呢。
  「嗯……我是……」正當哈利在考慮著要不要把實話說出來時,他發現了一點不尋常。
  「嘿,妳是葛來分多的學生嗎?」哈利瞇起眼看向女孩。
  哈利是背對著畫像入口的,除了剛從外面進來的學生外,沒有人會從後面拍他。而女孩自從一進來就好像對這裡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只要哈利沒看著她,她的目光變在交誼廳裡遊蕩;但她似乎又在迴避著葛來分多學生們的注視。
  女孩直愣愣地盯著他。
  「這不是重點。」
  哈利挑起一邊眉毛。
  女孩臉上的淺笑消失了。「好嘛,但有什麼關係?反正我進來了,你們的通關密語應該會變吧。」
  哈利不是很喜歡她這種無所謂又不知悔改的態度。
  「妳是什麼學院的?」哈利坐挺了起來,他差點把路平教授教他對付催狂魔的事告訴一個可能是跩哥(好嘛我不會拼他的姓#)內線的人!
  「這又不重要。」女孩重複。
  「這很重要。」哈利說。
  這次換女孩挑眉。「如果我說我是史萊哲林的,你就會把我轟出去?就算我根本不是跩哥那一掛的?只因為我也想學護法咒?」
  哈利猶豫了一下,這樣好像太針對史萊哲林了。
  「好吧,我不管妳是什麼學院的,只要妳沒和跩哥他們湊在一起就好。」
  女孩聳聳肩。
  「妳說妳想學謢法咒?」哈利把話題轉回重點。
  「嗯哼。」
  「為什麼?那可是很高深的一門咒語,我們——甚至到了五年級也不用學的。」其實哈利本身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引用了之前路平教授告訴他的話而已。
  「就是難才想學啊。」女孩又在用一種理所當然討人厭的語氣說話。「而且你不覺得護法很美嗎?銀色的感覺又神祕又莊嚴。」
  哈利不禁覺得是不是在同齡的學生中只有自己在這之前完全不知道有“護法”這種東西?還是這女孩也跟妙麗一樣是把“霍格華茲,一段歷史”當作消遣讀物的人?
  「我不知道路平教授會不會同意。」雖然他這麼說,但他幾乎已經看到和靄的Lupin教授笑著說可以的畫面了。
  「你可以幫我找個時間去問他,」女孩說,然後又像是不想太麻煩哈利似地又補了一句:「我們可以一起去。」
  「好啊。」哈利即使心中不太願意,但也想不出有什麼合理又正當的理由可以反駁她,畢竟她也只是想要多學一點東西,哈利沒有資格可以拒絕。
  女孩露出笑容。「那明天下午上完課後?」
  「可以啊。」
  「那就明天見嘍,我會在胖女士前面等你。」女孩說完轉身就要走。
  哈利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時間跟地點確定自己記清楚了,等女孩幾乎要爬出畫像洞口的時候才想到:「嘿,我不知道妳叫什麼!」
  「噢!」女孩回頭。「我叫狄思,狄思‧風。」離開之前還用非常欠扁的語氣拼出六個字母給他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