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解釋下第三篇裡讀者可能會有的疑問:為什麼酷拉皮卡會出現?
我的設定是酷拉&雷歐力是早就在船上,小傑是三人中最晚上船的,而因為船長總是要接
到考生嘛,所以派了船員下來找那麼久還沒上船的小傑,而酷拉想說有可能有探聽幻影旅
團情報的機會,就跟著船員下船找人(也可以說成他想探聽情報所以請船長多等一些時間
讓他下來找人啦)
如果對於內容還有疑問歡迎提出來哦
那我們繼續第五章~

  暴風雨來了。
  原本我以為這沒什麼好擔心的,頂多是船多晃兩下、雨大了點罷了。
  但實際上可差得遠了。
  事情提到昨天,我的暈船體質才剛開始好轉,小傑就跟我說接下來可能會有大風大浪,要我先找些水和乾糧、柔軟的布等保護好自己。我那時真的沒怎麼在乎他的話,因為船上的一切對我來說太新奇了,光是這種有帆的船就夠我冒險好幾天了,更別說還能和小傑、酷拉皮卡聊天,根本是宛如置身夢境啊。
  說到夢境,其實我還有點害怕這只是一場夢,但應該沒有人在夢中還想著自己是不是在作夢的吧,而且我這幾天捏了自己好多次,也沒什麼快醒過來的感覺,既然這樣我也不用再想了,如果是夢,更該好好享受啊。
  轉回現在,天空飄來好幾朵灰灰的厚雲,風變大了,大滴的雨也開始下,打在身上還真有點痛,幾小時前,小傑就奔向船長室去跟船長說這說那的,而我聽小傑的話抱著我才臨時拿來的水和乾麵包,縮到躺在吊床上的酷拉皮卡身邊。
  看到我來,他既沒有立刻問我蜘蛛的情報(這兩天他看到我也沒提這件事,我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在打什麼主意),也沒把我趕開,注意力全放在手裡的一本書上。
  「這次的雨有點大呢。」看他沒有反應,我只好先開口,煩人一向都是我的嗜好和拿手項目之一。
  「是啊。」冷靜地回答。
  「但小傑哥哥說明天還會有兩倍以上的大浪。」我又往他湊近了一些,然後把手中的東西放在地上。「他叫我先準備好這些東西喔。」我帶著略微炫耀的語氣說道,並開始把一罐罐的水排好。
  酷拉皮卡瞥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讚賞地點點頭,然後又不發一語地將視線轉回書上。
  「哈哈,不論是今天的浪或明天的浪,都擊不倒我雷歐力大爺的啦~」我才剛放好第一瓶水,一陣自大又狂妄的聲音便傳來,我連猜都不用猜是誰,因為對方已經傻呼呼地報上名字了。
  我都還沒看到來者的樣貌,一股酒臭味先撲鼻而來,我雖然沒喝過酒,但也聞得出這酒只是便宜貨。抬起頭,不意外地是穿著一身西裝、戴著眼鏡,醉醺醺的雷歐力。
  但我這幾天已經充分提醒過自己要注意言行舉止,當初為了莽莽撞撞認出酷拉皮卡的事我已經深深反省了兩個小時了,所以這次我沒有多加理會他。
  沒想到這個死不要臉的傢伙竟然自己湊到我們身邊,用帶著酒氣的嘴嘮嘮叨叨地說著自己以前的豐功偉業,內容是什麼我就不提了,反正他有一句沒一句的我也聽不懂。
  我強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水瓶上,而酷拉皮卡則是仍然旁若無人地繼續看書。
  好不容易在雷歐力的壓力下將九瓶水排成了完美的正方形,連標籤都轉向了同一面,下一秒船卻一個顛簸,正方形瞬間瓦解,還向四面八方滾去。
  「欸呀,已經來啦。」上一秒還一臉屁樣的雷歐力,邊踩著我的一瓶水邊換上了認真的表情。
  酷拉皮卡還是很淡然地收起書,在吊床上翻了個身準備睡覺。
  我則忙著撿剩下的水瓶。

  一分鐘之內,不知道是海水還是雨水的水已經漫進客艙了。
  我不得已只好又抱著那堆東西站起來,以免唯一的一件衣服(睡衣?)也被弄溼,這時候雷歐力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在我努力地在搖搖晃晃的船上用這小小的手hold住所有東西的時候,不經意地看到酷拉皮卡一臉安穩地躺在吊床上,忍不住就一肚子火,想了想,決定把所有水啊糧食啊都往他床上堆。
  我自己覺得我有小心輕放了,沒想到酷拉皮卡似乎根本沒睡著,睜開一隻灰色的眼睛冷冷看著我的舉動,盯得我全身不自在。
  「沒、沒貢獻的人自然要幫點忙啊。」我說著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話,試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本來以為酷拉皮卡會一句換十句,說些很有道理的長篇大論,結果他卻任由我放。
  沒想到船又是一晃,我整個人向前傾,幸好及時抓住吊床的邊緣,否則恐怕就要直接撲倒在酷拉皮卡的肚子上了。
  大概是看不下去我這毫無自保能力的樣子,酷拉皮卡從吊床上撐起身子對我說道:「妳坐這裡吧。」
  我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現在這情況很明顯是我居於弱者,所以……
  「謝謝酷拉葛格!」我露出自以為最燦爛的笑容向他道謝。
  「嗯。」他就這樣敷衍的一句,又拿出剛才枕著的書開始讀。
  我聳聳肩,本來以為他會讓出整張床給我的,結果居然自己還坐得好好的,不過看在他有那個心的份上也罷了。
  接下來的暴風雨我就不多說,就是搖、暈、停,再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ω・`)☆

乂o煞氣ㄟ冰火o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